当前位置 : 首页 > 穿越 > 龙在江湖

更新时间:2021-04-29 19:45:21

龙在江湖 连载中

龙在江湖

来源:微小宝 作者:土也 分类:穿越 主角:王府张辉良 人气:

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土也原创的穿越小说《龙在江湖》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,王府张辉良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,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!精彩内容:清期末年,一个末落的王族—郎家,遭人陷害落个满门抄斩,护主家将临危受命,保护小贝勒爷郎珏出逃,即而展开了郎珏一生的传奇经历。郎珏一系列的奇遇使其获得了高超的武功、聪明的智慧、精湛的医术和凄美的爱情。一生的江湖漂泊,留下了可歌可泣的传奇故事……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郎珏颓废的坐在地上,本来是想找一个隐秘之所来研究《大觉经》书的,没想到自己差点死在了巨蟒之口,现在又身陷岩洞,不知道还能不能出去,雪儿又不知所踪,郎珏想着想着不由得大哭了起来。 赤目白蝠跟在郎珏身侧,看他哭得如此伤心,便伸着翅膀抚着郎珏后背轻轻的拍打着,就象长辈在安慰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似的,还时不时的弄一些搞怪动作引郎珏开心。郎珏慢慢停止了哭泣,看着赤目白蝠自言自语道:“你要是能听懂我说话就好了。” 赤目白蝠冲着郎珏不住的点头,郎珏看着白蝠的样子,有点疑惑不解。 “你,你能听懂我说话?”郎珏疑惑的问道,“如果你能听懂我说的话你就扇三下翅膀。”只见白蝠真的展开翅膀“呼,呼,呼”的扇了三下,郎珏大喜。扑上去搂住了白蝠。 “我现在饿了,你带我去找点吃的吧。”郎珏经过这么久的折腾肚子有些“咕咕”叫了。白蝠冲着郎珏点了点头,俯下身子,示意郎珏骑在背上。郎珏慢慢的爬在了白蝠的背上,紧紧的抓住白蝠的皮毛。 白蝠扇动着翅膀飞了起来,郎珏只觉得耳边风声“呼呼”,气流撞在脸上有些生疼,景物在不断向后倒驶。郎珏心潮澎湃,波涛汹涌,有些腾云驾雾之感。 也不知飞了多久,白蝠飞出了岩洞,外边阳光明媚,艳阳高照,白蝠越过一座高山,一个俯冲慢慢下降,平平稳稳的落在了一个山谷里。郎珏从白蝠身上爬下来,惊喜的看着这个世外桃园,只见此处春色无边,百花争艳,蜂蝶翻飞,树木郁郁葱葱,鸟鸣啾啾,蜂蝶嗡嗡,花香补鼻。果香诱人。 郎珏忍不住伸手摘了一颗果子便大口吃了起来,郎珏一边吃着野果,一边穿行在花丛林海之中,欣赏着美景,白蝠跟在身后低旋着。 ……… 欧阳雪儿是被饭香折磨醒的,她睁开眼睛,窗外射进来刺目的阳光,有些晃眼,她揉了揉眼,慢慢的坐了起来,用力的抽着鼻子,顺着饭香看到室内的方桌上放着一碗清粥两个馒头三碟小菜,正热气腾腾的冒着香气。 欧阳雪儿捂着“咕咕”叫的肚子猛咽着口水,掀开被子下了床。走到桌前,举起筷子就要吃饭。 突然,欧阳雪儿感觉手腕一麻,手中的筷子一个拿捏不稳从手中掉落了下来。紧接着一个老妇之音从屋外传了进来:“你也不怕饭菜有毒呀,也不问问我这个老婆子让不让你吃。”紧接着门被推开了,只见麻姑好象经过洗梳打扮,昨晚那乱蓬蓬的灰白头发现在整齐的梳理着盘在头上,身穿白素长袍,手执一柄墨黑木拐杖,二目精光如电,面白光洁无皱未有半点血色。表情牵强极不自然。 原来刚才麻姑用隔空点穴手法点了欧阳雪儿的手腕,才使她手腕有麻木之感,不能握筷子。麻姑坐在雪儿对面,用手指对着雪儿手腕一弹雪儿麻木之感顿无。雪儿活动着手腕看着麻姑。 “告诉婆婆你叫什么名字?”麻姑冲着雪儿和蔼的问道。 “我叫欧阳雪儿。”雪儿轻轻的答到。 “你是如何进王府的?在王府做什么?”麻姑再一次问到。 欧阳雪儿就从逃难开始如何进入王府,怎么被娘娘看中做了郎珏的侍女,如何来到这水天洞府便一五一十的讲了出来,当讲到伤心之处郎珏失踪时雪儿的眼泪又下来了。 “郎珏他吉人自有天相,你不用担心,没准过两天就回去了。乖,咱不哭了,啊,来,你饿了吧,吃个馒头,麻姑拿起一个馒头递了过去。雪儿用手擦了擦眼泪,接过了麻姑递过的馒头便大口的吃了起来。 “雪儿,婆婆问你,你想不想学武功?”麻姑试探性的问道。 “武功?婆婆,什么叫武功呀?雪儿嘴里嚼着馒头话语有些唔咽不清 麻姑听后,一阵狂汗。“武功,武功就是,就是……”麻姑有些语结,一下子真还找不出用什么语言来讲什么叫“武功”。 “武功就是,我昨天晚上抱着你飞的那种,刚才我点你麻穴的那种。”麻姑只能找一些做过的事件来解释着武功。麻姑看着雪儿那睁大的眼睛和放慢了咀嚼馒头的嘴。期待着雪儿能点头或是答应。 谁知,雪儿愣了一小会儿,把头一摇,“我不学!”又开始嚼着馒头,吃起饭来,再也没有了下句。 麻姑可着急了,“不是,你为什么不学呢?是婆婆的武功不高?”麻姑说着把方凳拉到了雪儿的身边,坐在雪儿旁边。 “不是。”雪儿头也不抬地喝着米粥。 “是显婆婆长得丑点?”麻姑把脸凑到了雪儿的面前。 “也不是。”雪儿头也没抬说道。 “是怕婆婆对你不好?”此时麻姑站起来走到雪儿的背后,用那柔软的手在雪儿的后背轻轻的捏着,拍着为雪儿按起摩来。 “也不是。”雪儿继续吃着。 “那你为什么不学呀。”麻姑停止了为雪儿按摩,站在那儿看着雪儿问道。 只见雪儿把手中的筷子一放,揉了揉吃饱的肚子说道:“因为我不喜欢武功,我喜欢和珏儿在一起。” “不喜欢武功?为什么?”麻姑显然觉得这个理由不太充分,又追问道。 “不喜欢就是不喜欢,没有为什么。”雪儿说着走出了石室,理也不理身后的麻姑。 麻姑赶紧跟上去,跟在雪儿身边道:“有事好商量嘛,你若拜我为师,我会把我一生所学全部传授给你。” “拜你为师?”雪儿睁大眼睛,“嗯,我不学。”雪儿摇了摇头继续走着。 “只要你拜我为师无论你提什么要求我都答应你。”麻姑不依不饶的说道。 “什么要求你都答应?”雪儿停住脚步,扭身看着麻姑问道。 “对,无论什么要求我都答应于你。”麻姑看着雪儿说道。 “那你就把珏儿给我找回来我就答应拜你为师。”雪儿没加考虑就说了出来。 “啊——昨晚不是找了半宿吗?都没找到,现在我,我往那儿找去。”麻姑没想到雪儿会提这个要求,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。 “那你就去找别人吧,我不能做你徒弟。”雪儿撅着嘴小声说道。 “不是,你就怎么不能当我徒弟呢。咱们有话好说。”麻姑一时之间没了主意, “难道你想让婆婆我跪下来求你不成?”麻姑想想自己的余日无多了,好不容易找一个这么可心的娃儿,说不定以后老来有依,以后的日子不会寂寞,想着想着就要跪下,雪儿一看忙拉着麻姑说道: “婆婆,只因雪儿是珏儿的侍女,要侍奉珏儿,没有时间和你练功,现在珏儿不见了,我回去后怕是死罪,以后也没机会再见到你了,你想我怎么能拜你为师呢。”雪儿说着泪儿又下来了。 麻姑一听,心里一宽,原来是这样呀。为雪儿擦去眼泪,说道:“这你放心,婆婆我不会让你天天在我身边,我只需每晚到王府去教你功夫,你也无须再到王陵里来。每晚前去授你一些就够你受用无穷。再说武功一道只是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。即不担搁你服侍珏儿也不担搁你练功。” “这,这样能行吗?”雪儿有些迟疑的问道。“要不婆婆你送我回去吧,我要把珏儿走失的事告诉王爷和娘娘,不定他们有多着急呢。”雪儿看着麻姑说道。 “那,那啥,你是不是,应该先行个简单的拜师仪式呀。”麻姑看着雪儿慢条斯理的说道。 “好吧,一切全听师父您的。”雪儿改口说道。 麻姑一听雪儿叫自己师父高兴的眉开颜笑,马上把师父的画像拿出来挂了起来,只见一个相貌俊秀的年轻道姑,一手拿尘拂,一手执剑,身着雪白道袍如仙女下凡。 “这,这就是师祖?这么年轻貌美?”雪儿看着画像中人赞叹着。 “对,这就是你师祖不老神尼,当年画这幅像之时已有九十岁高龄了。你看这就是修习我派的驻颜之术的效果。” 雪儿有些不敢相信此画中之人有九十岁高龄,看上去只有二十岁左右。 麻姑挂好画像,摆好香案,坐在师父画像之下,接受着雪儿的跪拜之礼。

猜你喜欢

  1. 都市小说
  2. 玄幻小说
  3. 言情小说
  4. 灵异小说
  5. 热门作者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