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都市 > 引命人

更新时间:2021-04-06 20:04:27

引命人 连载中

引命人

来源:网络 作者:苗棋淼 分类:都市 主角:吴召 王诗雨 人气:

苗棋淼新书《引命人》由苗棋淼所编写的都市风格的小说,主角吴召 王诗雨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《引命人》又名《大先生》,引命人小说简介:术道常言:“命可知而不可改,劫可算而不可避”,我爷却在传我三枚鬼钱时告诉我:世上还有一种人,可以把命数玩弄于股掌之间,我就是玩儿命的人,玩儿别人的命,也玩自己的命。但是,你想跟老天玩儿命,就得先找到一口棺材……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引命人精彩节选:

我让陈六跪在街上,帮他驱阴气只是一方面,另外一方面是要让算命街上没人敢惹我。

我爷跟我说过:走江湖的人,要么狠到神惊鬼惧,要么就怂到小鬼儿相欺。半命道的传人就算不称王,也不能见了人就低头。想走江湖就得有这股狠劲儿。

我本来是想拿陈六立威,却被那老头给搅合了。不过,我也没怎么在意。算命街我注定待不长久,来这儿只不过是为了历练一下江湖。

我正慢悠悠地抽烟时,两个丫头搀着勉强站起来的陈六,往我这边走了过来。

陈六和马尾辫像是不敢跟我说话,站在我身边半天也没吭出声来。最后还是王诗雨坐到了我对面:“这位先生,怎么称呼?”

我平静地说道:“吴召。”

我爷虽说给我起名“无招胜有招”之意,却没有用招式的“招”字,而用了召唤的“召”字。

我当时也问过我爷是不是用错字了,他说没错,说我还少一只手,等到把那只手找到了,就可以改名了。我一直没弄明白他说的那只手究竟是什么意思。

后来,我隐隐约约地觉得,他说的好像是某一种手法,只不过,那种手法可能连他自己都不会。

王诗雨并不知道我在想什么,咬着嘴唇道:“吴先生,你真的能帮助我?”

我淡淡地说道:“我还是那句话,你可以不相信我,但是,凡事没有再三。”

陈六急了:“我说丫头,你就别犹豫啦!算命街上真没有能抓鬼的人,除了吴兄弟,谁也帮不了你。”

王诗雨这才点头道:“吴先生,我最近遇上了一件怪事,就是一到夜里,我就觉得有人在门口看我。那不是错觉,是很真实的感觉。”

“我看过心理医生,甚至做过精神病检查。可不论是心理疏导还是药物,都不能缓解我的情况,我的病症反而越演越烈了。”

“这几天,那个人甚至推开了门,从门缝里看我,还想要从门外走进来。我有一种预感,只要我看见他,就会死,真的会死。”

王诗雨说到这儿时,忍不住地打起了冷战:“我只能求助一个朋友,她建议我找玄学方面的高手过来看看,我就来了算命街。”

我看向陈六,后者连忙说道:“我前天晚上去她家,也感觉到了。我没看见那东西究竟是什么,但是我藏在身上的灵符忽然烧着了。我爹说了,那是灵符碰上阴气才会那样。她家……她家真有鬼呀!”

我沉声道:“也就是说,你们迄今为止,都没看着过鬼魂的模样?”

三个人不约而同地点头时,我从身上拿出三枚大钱儿:“王诗雨,你把大钱儿握在手里,摇几下扔出去。”

王诗雨低声道:“摇几次?”

“一次就行。”

金钱卦,分有很多流派,从手法到大钱的颗数都各有不同。比如:其中最有名的《周易》,是用三枚大钱摇六次,排列阴阳六爻得出卦象。常用的金钱课,则是六枚大钱摇一次,由卜卦人自己排列顺序,按大钱正反排列卦象。当然,也有八枚大钱等等手法。

但是,吴家占命钱却不相同。简单地说,就是用三枚大钱触通某种媒介,用卦象呈现出过去和未来。当然,这不是说光凭一副金钱卦就能把过去、未来看得一清二楚。那是神话中大罗金仙才有的神通,任何一个术士都做不到这点。

能达到传说中袁天罡的级别,就已经是人力的极限了,况且,华夏五千年也只出过一个袁天罡。

我能算出大致情况,剩下的就是凭本事去做事。

我说话之间,王诗雨个已经把三枚大钱给扔到了桌上,我看过去时,心里忍不住“咯噔”一声,好半天没说出话来。

王诗雨小心翼翼地问道:“吴先生,你看出什么了?是不是很危险?你放心,只要你肯出手,价钱不是问题。”

我微微摇头道:“什么都没看出来。天机乱了,好像有什么东西屏蔽了你的劫数。”

马尾辫急了:“姓吴的,你究竟有没有本事?刚才还装世外高人,这么一会儿就说什么都看不出来。你要是不行,赶紧换人。”

“蒋艺,住口!”王诗雨道,“吴先生没有胡言乱语,就说明他有诚信。你这是做什么?”

我抬头道:“按照本门的规矩,只要我动了卦,就得把生意做下去。你们的生意我接了。带我去你家。”

其实,就算有某种力量打乱了我的卦象,我也一样可以强行推演天机,但是那必须付出一定的代价,推演下去的结果,说不定就是我元气大伤。如果那时候怨鬼找上门来,我还能跟他动手吗?

我没法赌这种代价。

陈六见我答应下来,才松了口气,让王诗雨开着车把我们带进一片别墅区。单是看王诗雨房子的气派,就知道她所说的“价钱不是问题”绝不是在吹牛。

王诗雨把我领进别墅之后,我第一眼看见的就是门口的化煞局。这个风水局倒是布得中规中矩,但是太过死板,中间没有半点变化,一看就是照本宣科的东西。

我转头向陈六说道:“把风水局给我撤了。”

“那哪行啊!那可是老张好不容易布置出来的。”陈六急忙道,“昨天晚上我们能度过去,全靠老张的风水阵了。”

“就这化煞局能挡住个狗屁。赶紧给我撤了。”

不是我瞧不起老张,俗话说:行家一伸手就知道有没有。风水居开得再大,也不见得里面的风水先生真有本事。就拿算命街上的人来说,十个里面有八个是照着书学的,没有师父更谈不上传承,遇上外行还能唬两下子,遇上内行足能把人大牙笑掉。就眼前这风水局,就算是过去专靠骗人为生的谣门弟子都比他高明。

“这……”陈六看了看王诗雨,见后者点头,才动手撤了风水局。

我站在大厅里往四周看了一圈:“你这里装了监控?那今天晚上就挪到监控室休息吧!”

“监控电脑早就被我挪到卧室了。”王诗雨解释之余,带着我走进了卧室。那里确实安装着一台监控电脑,摄像头不仅能监控到客厅,甚至连花园和走廊都在摄像头覆盖之下。

我从背包里翻出一卷红绳,用绳子连上大钱儿,拦住了进出别墅的主要通道,唯独没去管卧室的房门。

做完这一切,我就在卧室里坐了下来。王诗雨的卧室面积不小,就算十个人在里面也不嫌拥挤。我盘膝坐下之后,就一直在闭目养神,再没说话。

蒋艺却低声道:“还学打坐,真当自己的是武林高手啊!”

陈六赶紧说道:“可不敢瞎说。我跟你说,能斩鬼的人全是武林高手。那些不会武功的人,最多能沟通鬼魂,把鬼送走,根本就不敢跟鬼魂动手。”

蒋艺惊讶道:“你说的是真的?”

陈六看我没吱声,才继续说道:“你自己想,一般人跑起来有多快,蹦起来有多高?鬼魂的速度有多快,你追都追不上,还斩什么鬼?”

“还有……你看见吴兄弟腰里那一串开了刃的大钱儿没?那叫青蚨镖,响当当的暗器。我让你扔一块钱,你能扔出多远去?没个暗器手法,给你一箩筐青蚨镖,你都打不着鬼魂。”

陈六的话,虽然有点道听途说的意思,但是大致没错。术士也分文武。文术士大都不动手,遇上鬼怪也是尽可能和平解决问题;武术士本身就是武林中人,如果不动术道手段,也一样可以游侠江湖。

我家的传承走的是文武兼修,不过,我个人却更偏向于武道。哪个男孩还没个侠客梦?

夜色渐深之后,屋里的三个人也开始越发不安,尤其是王诗雨,忍不住站起来在客厅里来来回回地踱步。

我正在闭目养神的工夫,腰里那一串青蚨镖忽然发出“嗡”的一声轻颤——那是青蚨镖与外面挂着的占命钱产生共鸣了。

我猛然睁开双眼:“开监控器,快!”

监控上很快就出现了客厅的画面。客厅当中虽然显得空空荡荡,可是我却觉得有东西正在隔着大门窥视着客厅:“摄像头拉近,对准大门。”

王诗雨颤抖着手推近了摄像头时,我清清楚楚地感觉到外面肯定站着人。可是对准门外的视频当中却空无一物,就算我在摄像头上涂了朱砂,视频也没拍到门外的东西。

片刻之后,别墅大门微微颤动了一下,在我的视线当中打开了一道细小的缝隙,我挂在客厅里的占命钱也随之剧颤了起来。

“再拉近……”我说话之间,门缝当中已经飘起了一缕长发,就好像是夜风将趴在门上偷窥室内之人的头发给吹进了门里,而他自己却丝毫没有发觉。

“啊——”王诗雨尖叫之间松开鼠标,抱着脑袋蹲在了地上。

此时,我挂在客厅门口的红绳忽然崩成了几段,绑在上面的占命钱顺着绳索弹飞的方向崩上了半空,转瞬之后就一个个落在了地上。

相关内容推荐:

猜你喜欢

  1. 都市小说
  2. 玄幻小说
  3. 言情小说
  4. 灵异小说
  5. 热门作者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