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都市 > 甜妻似火:总裁老公晚上见

更新时间:2021-04-16 20:31:16

甜妻似火:总裁老公晚上见 连载中

甜妻似火:总裁老公晚上见

来源:微小宝 作者:江幸余 分类:都市 主角:南青顾严爵 人气:

完结小说《甜妻似火:总裁老公晚上见》是江幸余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南青顾严爵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南青栀遭遇算计,和未婚夫的哥哥过了疯狂的一夜。 事后,男人甩了一张支票给南青栀,要求她永远闭嘴,不再提此事。 南青栀事后真的没再提过,谁知道,男人却反过来纠缠不休,常常半夜爬窗,闯入她房间。 南青栀一脸悲愤的扶腰,怒道:“骗子,大骗子,说好的见面就装不熟呢?” 盛夜谨笑:“那只是明面,私下无需装。” 南青栀:“我呸,我一点都不想跟你熟。” 盛夜谨:“呵……你的身体都比你诚实。”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第一十一章 刻意找麻烦 学校的桃花树下,南青栀身穿白裙,脚踩落叶,十分不自然地拖着脚步缓慢地走着。   不远处几个学生会的成员,驻足看着南青栀的背影,啧啧称奇:“副会长这是怎么了,难得走得这么温婉。”   “是啊,简直天女下凡,再加上那不凡的步伐,啧啧,怎么说呢,像……像是伸懒腰的猫。”   南青栀每次抬脚都会拉到膝盖上的淤青,她干脆扶着自己就近坐到了树下的椅子上。   清风拂过,身后传来不高不低的议论声,南青栀听到了“猫”这个字眼的时候,配合地伸了个懒腰,然后眯着眼睛回头。   那两人立马磕磕巴巴起来:“副……副会长,早!”   “嗯,帮我个忙。”南青栀招了招手。   几分钟之后,林晚听说南青栀在桃花树下等她,又看两个来传话的人都挺老实的,狐疑着跑了过去。   远远就看到南青栀果然跟一幅画似的安安静静坐在那里,接受学生的注目,甚至有美术生搭了画架在那边围着南青栀写生。   南青栀可不是那种安静的人!   南青栀尴尬地朝着林晚笑了笑,将她拉到身边,用着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:“晚晚,帮我个忙,一会我靠在你身上,搭着你走,我脚伤了。”   林晚顿一秒,也用着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侃道:“青栀,你这爱面子的性子什么时候改……”   “谁叫我是学生会副会长,是学生会里的一枝花,要是让我瘸着腿走路,那我的形象就全废了。”   林晚又好气又好笑地任由她将一半的重量靠在自己身上,两个人慢慢朝着医务室走。   “不对啊,我是要去上课,不是要去医务室。”南青栀一把抓住林晚的手腕:“我上过药了。”   “上过药也得休息!”林晚翻了个白眼。   医务室里。   南青栀再次撩开裙子,看到原本的青紫已经蔓延成一大块的时候,她还没说什么,林晚已经倒吸了一口凉气,跳了起来:“这样你都敢走路,你不怕腿废了?”   南青栀无辜地撇撇嘴:“等消了肿就好了。”   林晚正要怼上什么,医务室的门被人推开,南青栀好奇地从林晚身后探出去,看到满脸关切的陆学谦。   “怎么回事?我听说你们来了医务室,哪里不舒服?”陆学谦一眼看到坐在病床上的南青栀,眼一沉。   “学长,你看看青栀,膝盖磕伤了还逞强!”林晚找到了同盟军。   由于医生要9点半才会过来,南青栀的伤又已经上过了药,只需要休息,于是林晚主动去帮她请假。   林晚走后,陆学谦拉了一把椅子坐在了旁边,盯着她。   南青栀虚笑:“学谦,我又不会乱跑,而且没有晚晚说的那么严重!”   陆学谦面上毫不松动。   南青栀因为学生会的事,早就和他混熟了,在他面前倒也不避嫌,曲着脚,伸出手掌有一下没一下揉着。   看到那白-皙的脚踝,以及她毫不防备的样子,陆学谦终究是叹了一口气,转开眸子,状似随意问道:“你什么时候搬家的?”   南青栀将手放下,却是换了只手继续揉,浑不在意地随口道:“那不是我家,我只是借住在那里。”   南青栀虽然看起来很是没心没肺,实际上心里却敏-感得很,尤其是关于家里的事,哪怕受了委屈,在外面还是笑得纤眉飞扬。   因此,在学生会里,南青栀是无忧无虑的女神。   她似乎总是不想提不开心的事。   甚至,每次别人问她家里情况的时候,她都是一笔带过。   然,独独几个对南青栀比较熟悉的人,却是知道她家里的一些糟心事。   这里面,包括陆学谦。   见南青栀最近似乎有了心事,陆学谦又道:“你要是遇到了什么困难,记得跟我说,我说过,我能帮的,一定会帮你,只要你别自己扛着。”   南青栀敛了眸子,她不是不感动,仰头真心地一笑:“我记下了,以后我找你,你可别耍赖。”   见她又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,陆学谦知道她是不想再多提了,不再逼问她。   同一时间。   盛夜谨刚走出电梯,唐奕立马递了一份个人资料过来。   “老大,昨天你不是让我查3号包厢里面吃饭的人是谁,我查过了,跟南青栀小姐吃饭的是陆家的小公子陆学谦,这是他的资料。”   厚厚的资料,里面甚至还有陆学谦平时的喜好,常去的地方……   盛夜谨挑了挑眉,随手合上资料,并没有兴趣再看下去。   不管那个男人是谁,最重要的是,南青栀到底会不会收敛。   晚上,盛夜谨回到盛宅,就远远就听到大厅里面秦玉珍拿着腔调的声音:“身子坐好,吃饭的时候,手要扶碗,不许一只手放在桌下……”   盛夜谨路过的时候,实在忍不住多看了两眼。       大厅里,南青栀扭捏着身子,正要站起来试着夹菜,却被秦玉凤重重一敲:“谁允许你翻鱼的,这不吉利,重新来。”   看到南青栀吃瘪又没法反驳的样子,不知道为什么,盛夜谨挑眉一笑,竟是心情极好地走开。   南青栀觉得自己别扭极了。   今天秦玉珍是刻意要恶心自己,单独盯着她用餐,一有机会,就冲她开炮。   让她身子不能乱动,手不能乱抬,每道菜都有讲究,连吃个鱼都有从哪里开始吃的说法……   直到最后,南青栀几乎什么动作都做不了了。   秦玉珍看了眼时间,这才满意地道:“好了,今天就教到这里,看来你也吃饱了。”   南青栀是想吃都不能吃。   秦玉珍指着早就准备好的水果:“这些,给夜谨送过去。”   南青栀松了一口气,只要能赶紧躲开秦玉珍,让她去做什么她都愿意。   她倏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点头端起那盘水果就撤。   等到了门外,南青栀才回过味来,自己这是要去给盛夜谨送水果!   说起来,盛夜谨答应要帮她退婚,也是时候去问问他有什么法子了。   结果,夜宅门口。   “南小姐,盛少已经睡下了,请回。”   南青栀眼角的余光却瞥到一个亮着灯的房间里,盛夜谨正悠哉地品着酒。   “那我就不打扰了!”南青栀嘴里咬出几个字。   5分钟之后。   她端着水果从后门偷偷溜了进去,却发现那个房间里已经一个人影都没有。   由于做贼心虚,她瞄不到人,就打算马上撤,就算急着要找他帮她退婚,也可以再找时间。   南青栀刚刚走到门口,身后传来啪嗒一声,她下意识回眸,顿时和盛夜谨对上了脸。   那个男人披着浴巾光着上半身从浴室里骤然走了出来。   结实的肌肉还带着水珠,让人血脉喷张的线条,充斥着性感与野性,无一不在灯光下,暴露无遗。   男人望过来的眸子倏地起了火,深邃暗沉,似乎藏着似火烽烟。   “啊~”南青栀默了一秒,喉间溢出迟来的惊叫。

猜你喜欢

  1. 都市小说
  2. 玄幻小说
  3. 言情小说
  4. 灵异小说
  5. 热门作者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