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都市 > 缠婚纠爱:总裁别太坏

更新时间:2021-05-10 16:45:16

缠婚纠爱:总裁别太坏 连载中

缠婚纠爱:总裁别太坏

来源:微小宝 作者:猫之 分类:都市 主角:安然萧爵 人气:

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《缠婚纠爱:总裁别太坏》的小说,是作者猫之创作的都市小说,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,比较不错,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。本书主要讲的是:半生暗恋,三年婚姻。程安然把此生最深的情,最真的爱都给了萧爵一。 她以为所有的等待和炽热都能被时间豁免,所有的伤害和误解都能够被岁月抹平。 纵然这条崎岖的路上,注定了无情的践踏和难愈的疮疤,她依然无所畏惧地前行。 心被狠狠掼在地上,一次次践踏,侮辱。程安然跪在残破的尊严顶端,一次次捡起来,吹干净。 那上面泡了一层层泪水,干了一层层血水,结了一层层厚痂。 终于……开始变硬。 当所有的真相浮出水面,谁欠了谁的真心,谁又是谁的救赎? “安安,回来好么!回来,我们重新开始!” “可我不爱你了,萧爵一。” 握住眼前那只从黑暗里伸出来的大手,她挑笑嫣然,华丽转身。 因为你带我见过地狱的样子,所以我再也不会怕黑了――程安然。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太阳快下山的时候,程安然先醒来。 也不知萧爵一就这样趴在她身上压了多久,她费了点力气,才把男人沉重的身躯翻下来。 熟睡中的萧爵一像个无害的孩子。他以前的性情是自信而洒脱的,连睡觉都是嚣张的大字型。 程蔚蓝还总开玩笑说,以后结婚得买个梧桐叶形状的床了。 可自从程蔚蓝死后,萧爵一就睡成一个双手抱膝的虾,别说梧桐叶了,买个狗窝都够他蜷缩了。 程安然坐起身,凝视着男人安静的睡颜。 轻颤的手指沿着他精致的轮廓一点点描下去。 仰望是一种佛系的姿态,一旦靠太近,便要付出代价。 程安然吞了吞泪水,下地。 跄踉的脚力差点被地上的购物袋绊了一跤。 她俯身拾起,是一双纯白色的柔软半跟舞鞋。 品牌她很熟悉,是程蔚蓝以前最喜欢的。一家高端手工女鞋品牌,据说,他们的高跟鞋能穿着跑步都不累…… 那双鞋,是她的尺码。 她想起早上在鞋柜里缺少的那一只鞋,突然明白了,该是萧爵一拿去做比照,特意给自己买回来的吧。 程安然回头,再看一眼那男人的睡颜。 她喃喃说:“爵一,你没错……我也没错……” 下楼到客厅,冯楠早已离去。餐桌上还留着两盘看起来像有毒一样的菜品,那是被萧爵一这个疯狂老板折磨出来的员工的真实控诉。 程安然哭笑不得地把菜倒进垃圾桶,重新起火,烧饭。 快七点的时候萧爵一醒了,下来正好吃热乎的。 两人围着桌子,只有碗筷轻碰的叮当和细细的咀嚼音。 全程依然无话。 后来萧爵一起身去书房,站在楼梯口的时候才说:“明天早上十点出发,我们一起去。” 程安然轻轻吸了下鼻翼,点头说,嗯。 车行两个半小时,才来到位于T城远郊半山别墅区的萧公馆。 这里风景宜人,环境幽静,早在很多年前就是T城豪门望族自发集散的富人区。 萧家老宅子已经有七十多年的历史了,从萧爵一爷爷的父辈就踞于此。 前些年翻修过一次,添加了更为便利的生活基础设施,同时依然保留着古朴风雅的外观设计。 程安然对这里并不陌生。 当初程蔚蓝与萧家长子长孙订了婚。 每年节日寿宴,她也会像个小尾巴一样跟着父亲继母和姐姐出席于此。 看世间所有的赞美,都落在那双郎才女貌的璧人身上。只把自己的卑微,投射成了一小方苔藓。 再后来,她成了萧爵一的太太,名正言顺的萧家长孙长媳。反而却没有更合适的理由来这里了。 虽然萧爵一的父母疼爱小海,也经常会叫人把孙子带上来住一阵子。却是心照不宣的,从来都不邀请她程安然。 三年多来,只有萧爵一的奶奶,整个家族最德高望重的老太太,才把她当晚辈疼着。 也只有老太太的生日,她才能以萧爵一太太的身份,回到这座几乎没有任何人欢迎她,在意她的老宅子。 “下车。” 萧爵一把车停在老宅门外的停车坪里,对副驾驶上的程安然说。 “我……” 程安然有点犹豫,似乎还想说些什么。萧爵一冷冷勾了下唇: “我跟我妈打过招呼了,今天会带你来。” 他以为,程安然实在担心与秦可蓉的冲突。 “不是。” “你爸和你继母已经离开了,他们跟大多数人一样,只是来给老太太送个礼拜个寿就走。你不想见他们,他们也未必想见你。” 程安然微微垂下头,低喃:“今天是奶奶寿辰,我只是不想因为我家的事,让大家都不愉快了。实在不行,我从后门进去,看看奶奶和小海就走。” 程安然心里很清楚,自从程蔚蓝出事了,爸爸再也没跟自己见过面。继母更是因为丧女之痛,精神都已经不太好了。 她甚至扬言说,不用给她治疗,等她病到不用负法律责任的时候,再一刀捅死程安然。 刚那一年多,继母带人闹翻了她三家就职的公司,雇了七八个民工躲在小巷子要将她轮*,要不是片警正好经过,后果不堪设想。 后来直到悲痛醉酒,失去理智的萧爵一不小心错认爱人,要了程安然的身体。最后两家协商了联姻,并要求程安然抚养小海,才算罢手。 但心照不宣的仇恨在两人不得不共处一室的时候,谁都能感受到。 “我比你更不想。这里是萧家,丢的是我的人。” 看到程安然仍旧纠结,萧爵一略有不耐烦地指了一下停车坪。 “不放心你自己看看,你爸的车不在。” 萧家门豪院深,来往之人非富即贵。 程安然放眼望去,这停车坪上各种豪车斗艳,跟选美似的。 确实,没有爸爸那台黑色的迈巴赫。 萧爵一推门下车,然后走到副驾驶这边,拉开门,将程安然牵了下来。 伪装的笑容挂在脸上,俨然二十四孝好老公。 “走吧,亲爱的。” 他弯起手臂,让程安然挽上去。 然后萧爵一微微侧头,看着程安然的侧脸,眼里旋即涌动出一丝莫可名状的笑意。 “今天的妆,化的还是很漂亮的。就是淡了点。” 程安然不明所以,疑惑地看了萧爵一一眼。 “我从来都是化淡妆的。” “补点粉吧。” 萧爵一冷哼一声,清冽的眸子始终盯在程安然的左脸颊上。 那里红红的一块,是昨天在争执的时候,被他不客气地扬了一巴掌。 事后相拥睡去,没来得及冰敷。 “还是说,你想顶着一张家暴脸进去,让老太太疼一疼你?” 萧爵一眯起眼睛,不无讽刺道。 程安然皱了下眉,无心与他争执。 “你帮我拿下包。” 她把手提袋交给萧爵一,然后拉开夹层取出粉饼。 特意选了下层不常用的深色号,在自己左脸泛红的痕迹上,打了厚厚一层。 “这样行了吧?” 程安然对着镜子照了照,问。 “还成,至少看着没那么欠凌辱。” 萧爵一只是习惯了嘲弄,话出口又稍显后悔。因为他以为程安然还会像昨天那样瞪起眼睛对自己反唇相讥,这都到家门口了,着实不是明智之举。 然而程安然好像根本没听到一样,整个人怔怔地转过身,盯着大门口看过去! “你看什么呢?” “没……没什么。” 程安然恍惚回神,她觉得自己一定是眼花了。 刚才用粉饼的时候,她分明在镜子里看到一个熟悉而挺拔的背影! 匆匆一瞥,便消失在萧家老宅的正厅门口。 是错觉吧? 程安然心神不宁地挽着萧爵一往大厅走,经过停车坪的最后一个位置,她把目光落在一辆白色大众身上。 车崭新的,车身光滑整洁,不带一点尘埃。车内空荡利落,没有一点装饰坠物。车牌貌似还没来得及上,只有一纸临时牌照挂在前挡风玻璃上。 程安然像大多数女人一样,对车没有特别多的研究。但稍有常识的人也知道,大众车型,大多为中低端家庭代步车,性价比还是很亲切的。 这辆白车,就算内部用了最高配置,充其量也不会超过四十万。 停在豪车云集的萧家老宅门前,还是这么醒目的位置,确实有点格格不入。 这车,是谁的呢? “别东张西望的,我萧爵一的女人,可不想被人指点成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。” 拉了拉精神有点恍惚的程安然,萧爵一面带微笑,掀开唇角不露齿地咬声道。

猜你喜欢

  1. 都市小说
  2. 玄幻小说
  3. 言情小说
  4. 灵异小说
  5. 热门作者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