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灵异 > 引路烛

更新时间:2021-04-05 16:28:45

引路烛 连载中

引路烛

来源:落初 作者:晓儒冬 分类:灵异 主角:老汉孙子 人气:

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《引路烛》的小说,是作者晓儒冬创作的灵异小说,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,比较不错,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。本书主要讲的是:我叫刘云飞,我写出的东西是自己的经历,也是自己的回忆录。回忆这些年自己和朋友们在一次次的经历神秘的历史文明,和千奇百怪的墓穴、墓主。一次次险象环生,又被迎面而来的谜题所惑。最终的‘钥匙’所代表的的是什么?且看我化自引路烛,照亮探寻之路!QQ讨论群511270363欢迎各位读者进群讨论,并多多提出意见。

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自从我跟爷爷提起过那个河南人张定乾以后,爷爷每天总是兴趣不高,有事没事总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也不知道他在里面干什么,同时爷爷这样也引起了我的好奇心,总是想知道爷爷的那间房间里究竟有什么东西,但是爷爷从来不让我进入到他的房间里。而且爷爷的听觉非常好,我有次悄悄的猫到房间门口,刚把耳朵贴到门上就听到爷爷说:“小飞!再在门口偷听,我就出来打短你的腿!”吓的我以为爷爷把眼睛和耳朵放在了门口,灰溜溜的跑了出去。

事后我经常问爷爷这个张定乾是谁?有次爷爷喝多了说了,张定乾是以前他过命的兄弟。我就问爷爷为什么不见他,不找他?爷爷脸上爬上了一脸的哀愁,挥了挥手摇了摇头过去的事情就不提了。我再追问爷爷,他就说你个小屁孩打听那么多大人的事情干什么!把我打发走后爷爷又提着酒瓶进了自己的屋子里。

日子就这样像流水一样匆匆掠过,我在时间的长河里长高了长大了,爷爷却衰老了。今年我22岁了,相应国家号召知识分子上山下乡,我光荣的来到内蒙的伊克昭盟也就是现在的鄂尔多斯市。只身一人来到这里虽然心里怀揣这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想法,可是当我真正踏上内蒙这片土地的时候,用现在人的话来说,内蒙就像腾格尔唱的那首浑身疼的歌,蓝天白云青草地。新鲜的空气里面弥漫着牛马羊等动物的那种独有味道。

带着行李,我和一个叫王大鹏的同龄人被分到了同一户牧民家,王大鹏是个长沙人,特别喜欢吃辣子,我是陕西人也能吃辣。就这样我们俩白天帮着放牧到了晚上躲在蒙古包里谈天说地。这一呆就是个吧年头,我们俩成了拜把子的兄弟,经常在工作中开小差,气的大队长批评了我们俩好几次。牧民哈尔巴拉一家总是到大队长面前帮我们说好话:“两个娃娃都是大城市的,来这里吃苦受累的,大队长你就少批评点,来到屋子里喝点茶。”每次都是这样被我们俩躲过去。

哈尔巴拉蒙语的意思是黑虎,代表着勇气和强壮,当然哈尔巴拉大叔也是格外的健壮,力气很大能徒手把一头牛直接撂倒。哈尔巴拉一家四口人,他和他妻子还又一儿一女,在我看来巴尔哈拉过得很幸福儿女双全的。女儿比较大叫阿茹娜意思是纯洁,长的也很好看。她经常给我们俩偷偷的送吃的,每次放牧回来都到晚上了,内蒙的夜晚是格外的冷,中午还像是过夏天,到了晚上就是冬天的冷,而且草原上没有山,风刮起来就会非常的大。阿茹娜晚上悄悄的冒着寒风来到我们住的包里,从怀里掏出几个肉干递给我们,当时我们只有干冷的馍馍能吃,围着火炉子裹上厚被子,而且更让人受不了的是,冻得通红的鼻头流着清鼻涕。每当见到阿茹娜带来的吃的时候,接过吃的后都会热情的把她拉到身边坐下,在草原上能见到的漂亮女孩并不多,阿茹娜就算那种漂亮的女孩。她很向往大城市的生活,每次来都要听我们讲讲家乡的大城市的样子,从她那向往的目光中我能看到她对那里的渴望。我和王大鹏用干馍馍就着清鼻涕和肉干,边吃边跟阿茹娜讲家乡的故事当然还朗读家里人寄过来的信,这成为我们在当知青的时候唯一觉得快乐的事情。

蒙古人真实豪爽,有一个蒙古朋友你会觉得很荣幸的。他们要是认定你把你当朋友后对你是很热情的。白天放牧的时候阿茹娜和她的弟弟卓力格图也会跟我们俩一起。等到牛羊都吃饱了我们赶着牛羊回去,路上阿茹娜还会唱起蒙语歌来,虽然我们听不懂她在唱什么,但是那声音就像是百灵鸟一样,让我们忘记了回去的路走了多长,忘记今天的辛苦。

当然这种教育方式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,那是何等的辛酸。日子过的很快转眼大半年就过去了,一直为自己工分发愁的我问王大鹏:“昨天晚上你梦见啥了?嘴里嘀哩咕噜的说些什么东西呢?”我这个拜把兄弟什么都好,来到这里吃苦受累的,可就是那一身的肥膘膘没见少,我总是跟他开玩笑说他,社会主义的粮都跑到你肚子里了。他也不甘的回我说,我浪费社会主义粮食。但是最近这个月里总是听到他半夜里嘴里不知道说着什么梦话,反正挺吓人的。

王大鹏看我问我说:“我昨天晚上又做梦了?我怎么什么都不知道。哎,我说了什么话了?”

我看着他也不确定他是否记得,还是不想告诉我跟我打马虎眼呢,索性我也就不问了。冲他厉害道:“我听到了一些但不是很清楚。大概是关于你家宝贝埋在什么地方了的话吧。”

谁知道他听我说道他家宝贝的时候,这小子一下子把我推翻到地上,骑在我身上那一身的膘压的我都快喘不上气了。可是王大鹏这小子拉着我的领口说:“别管我说了什么,你要是拿我当兄弟你就忘了我梦里说过的话!”

听他说完反倒把我惊了一下,难道他家真的有宝贝?而且就是埋了起来?我手上推着他嘴上回道:“死胖子我根本就没听到你说的是什么!你给我起来,压死老子了!快起来,屎快被你坐出来了!”

王大鹏带着将信将疑的表情站起身,我也从地上爬起来拍拍身上的土。他却还问我道:“你真的没听到?”

我说我真的没听到,他还是那副怀疑的表情。直到看到我将要发飙时的表情后才开始笑了说跟我开玩笑呢。正当我想好奇的问他是否真的有什么值钱的宝贝时,巴尔啦哈从门口进来了,笑的对我说:“小飞,你家给你来信了。”当我听到家里来的信时,思绪早都放在家书上了,也就不在纠缠王大鹏的宝贝了。

这么长时间了也不知道爷爷怎么样了。怀着激动的心情从啦哈大叔手上接过家书,我迫不及待的打开信件。可是我看到的十几个字:小飞,大力爷爷给你写信的时候,你爷爷已经病倒了,盼你速归!我顿时心就揪了起来。我是爷爷从小带大的,跟爷爷感情很深,爷爷病了我恨不得立即就跑到他身边照顾他。

猜你喜欢

  1. 都市小说
  2. 玄幻小说
  3. 言情小说
  4. 灵异小说
  5. 热门作者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