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灵异 > 杂牌灵医

更新时间:2021-04-06 19:15:14

杂牌灵医 连载中

杂牌灵医

来源:微小宝 作者:督宝 分类:灵异 主角:老汉慧姐 人气:

火爆新书《杂牌灵医》是督宝所创作的一本灵异风格的小说,主角老汉慧姐,书中主要讲述了:身为赤脚小村医的我,居然有一个“神婆”太奶,我本不屑阴阳,却遭她托梦训斥。 她不仅为我传道开灵,还告知我命不过十八!腎阳之体需行房事,大限将至去哪找女人干那事? 更没想到的是成人礼那天,真出事了……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暑假结束,我再次开始无聊的高中生涯,依旧喜欢帮同学们看个小病扎个针什么的,唯一区别就是我觉眼神更加清晰了。   “子腾,大家都说你医术精湛,你能不能帮哥们个忙?”   “额,张超咱们也同桌两年了,有啥事你说。”   我的同桌叫张超,又矮又瘦,眼睛不大但很精明,我很难理解他是怎么和我并排的。   “那个……其实,我一直有个遗憾,海拔这东西是天生的吗?你能不能帮我扎几针或者配点啥稀奇中药,我要求不高,只要能在长一公分就行!如果能长高我绝对有信心去追求咱班的校花!”   我看着他期盼的眼神,真是不想打击他。   “你快拉倒吧!遗憾谁还没点?我就是个小赤脚,又不是神仙,想追就上啊,跟身高有半毛钱关系。”   我和他聊天之时,有意无意的撇了一眼那个号称校花级的女生,穿着校服都无法遮掩她有料的身材。   “咦?”   “子腾,什么意思?咦个啥?有办法了是不?”   张超那小眼睛,一下子冒出了金光。   “额……没辙,你还是多吃点钙片吧!”   我无心打理张超,我疑惑的是当我看到那班花脸时,总觉得有点问题,这与长相无关。   这些年来我研究那些玄学之类的书,花费的时间要远多与课本上的东西,重点是此刻她的征兆,就仿佛书上所讲述的实践版。   “你不是很喜欢她吗?我给你个搭讪的机会,你把这个纸条交给她,有啥事你都推我身上,怎么样够意思吧。”   “啊?我,我从来没,没主动,这这样真的可以吗?你纸条上写啥了?”   张超盯着我手里的纸条,又用他那小眼睛迷恋的看了一眼,不远处的女神。   “切!看你那点出息!纸条写啥你不用管,我就问你是不是男人?机会给你了,看着办。我可以告诉你,她没种还会和你来个亲密接触对你另眼相看,干不干?”   我知道张超的性格,别看个子不大,但最要脸面,激将法对他很管用,更别说这样的机会他其实内心是希望的。   “还能亲密接触?那,那好豁出去了,干就完了!”   张超的速度超出了我的想象,眨眼功夫儿,他就将纸条塞到了校花面前,那速度绝对可以参加校运会……   “啪!”   “你才有病呢!滚!”   那一声极其清脆,再加上向来都温文尔雅大家闺秀级别的校花居然爆粗口,全班同学的目光都被吸引。焦点当然是一手捂着脸,半天没反应过来的张超。   “啊?啊那个不,不是这样的,这,这纸条是子腾让我交给你的,跟我没关系,上官漫雪你别误会……”   张超看了看近在咫尺的女神,再看看那纸条上写着的三个字‘你!有!病!’   当他目光如炬的盯向我时,我装作没事人一样,东张西望的吹着口哨。   “人家让你交你就交?你是不是傻?真是够讨厌!”   “叮铃铃!叮铃铃!”   上课的铃声来的恰到好处,张超低着头灰溜溜的逃回我身旁。   “杜子腾!!你要死啊!居然害我,亏我还把你当朋友,我要和你绝交!下课我就废了你!”   张超压低声音咬着牙,恶狠狠的道。   “为什么?难道我没有满足你的愿望?是不是有肢体上最亲密的接触?你就知足吧,有多少人巴不得这样的机会呢,话说人家那小手触碰你脸颊的时候,你就没仔细感受一下是多么美妙?”   我交给他纸条的时候就猜到结果可能不太好,没想到那校花居然真上手,也是意外的很。   “美妙你奶奶个嘴!这脸可丢大了,确实是够亲密,我特么哪有时间体会,现在脸上还热辣辣的。”   “额……骂我你随便,可别带我奶,小心晚上做噩梦!其实丢脸也算是露脸,最起码她会发现你的存在,要不然人家到毕业也不会记得你是谁,知足吧!”   我和张超也算是很铁的那种,他还不至于真和我绝交,其实我何尝不是想帮他练练胆量,人嘛,总得放的下面子,受得起非议,才叫成长。   也就是那个时刻,一道充满敌意的目光如期而至,不用猜除了她还能有谁,而我却当做什么都没发觉,认真听课。   直到下课,张超忍了好久的小怒火正要爆发在我身上时。   “杜子腾,请你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!”   那犹如天籁的声音,直接打断了正要出手的张超。   “额……哎!我从小看病到如今,从不曾走眼,医者父母心,看你有病却忍着不说,实在是忍不住啊。”   我把一副救济苍生的状态,体现的淋漓尽致。   “哼!别在那装救世主了,你们这些男生想尽一切办法,不就是想找个理由接近我吗?可你这样的方式就有点过分了!”   校花上官漫雪俏脸上写满了不悦,根本无视一旁犯花痴的张超,有点小怨气的盯着我。   “额……你是自恋狂吧?我找理由接近你?你也配?别人眼中的校花在我这一文不值,我只对奇难杂症着迷,若不是为了你的病,我会打理你?”   本来我只是好心想帮她看病,可她一开口的口气就让我很不爽,更何况我还真没对她有啥想法,不打击一下,她还不晓得不是所有人都围着她转。   “你才自恋狂,你才有病,你们全家都有病!哼!你今天最好能给我个合理的解释,要不然我就,我就……”   能成为公认的校花,无论长相涵养家教都应该很有档次的,可此时的她双手叉腰,距离发飙不远了。   “额……你就怎样?杀了我?还是以身相许?省省吧!还是留点力气看病吧,更何况你这病非同寻常!”   最后四个字,我说的是很认真的,绝非玩笑。   “你,你,你真是无可救药!你就是是个无赖,我懒得理你,再不见!”   上官漫雪被气坏了,可又拿我没辙,以往谁会用这样的口吻对待她?淑女又不能真的彻底发飙,或者说她根本不会发飙,只能不欢而散。   “且慢!你最近是不是总做噩梦?是不是上课无法集中精力?是不是大姨妈都推迟了!”   我一边转着手中的2 B铅笔,一边漫不经心的道。   “你!你怎么知道……”

猜你喜欢

  1. 都市小说
  2. 玄幻小说
  3. 言情小说
  4. 灵异小说
  5. 热门作者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