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灵异 > 生人勿入

更新时间:2021-04-30 18:12:55

生人勿入 连载中

生人勿入

来源:微小宝 作者:小东 分类:灵异 主角:田野小山 人气:

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小东的原创小说《生人勿入》,主角田野小山,文笔极佳内容精彩,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,书中主要讲述田地里的眼珠子……全村的怪异……是村里人疯了?还是我疯了?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眼球!——它像皮球一样翻滚到门槛那边。

一时间,我感到自己让人给勒住脖子了,呼吸都困难。妈的!这大白天的,一定是大坤给我恶作剧。细想之下,大坤是这样一个人么?再说他又从哪儿弄来这么个鬼东西。

还记得突然消失的大雨,田野里的那些眼仁……越想越不对,不行!这事我得找大坤问个清楚。

带着极大的不情缘,还是捏着抹布把那东西装回袋子里了。一口气冲到隔壁孙大坤家里,见他正在洗脸擦汗。见我来了,他还冲我笑,问我咋了。

“你说咋了!”我将袋子往地上一扔:“你告诉我!这里面装着啥东西!”

他一楞,看着地上的袋子,捡起来,放在手里瞅瞅,打开又合上,莫名其妙地问我:“山子,你发神经呢你,这是人家香草给你信物,你就这么糟蹋啊。”

“你看看,告诉我里面是啥。”我已经咬牙切齿了,而且认定这事和他有关系。挺好的兄弟,居然拿这种东西来吓唬我。

没想到,大坤直接从袋子里取出了那玩意儿,用手擦擦,然后……他竟然——竟然咬掉了一半!

我的妈呀!

他一边吃,还一边嘲笑我,嘴角流着哈喇子:“哈哈,这么好吃的东西,你不吃我可吃了啊,真傻货一个。”

我忍住这股恐惧的怒火,上前一把抢夺过来,扔在院子里:“大坤!你疯了!这是眼珠!!”

“啥玩意儿?”他还挺不明白我的意思,咽下口中‘食物’之后,大坤脸色怪异:“山子,香草给你杏子吃你不吃,我吃你又不让,你到底是个啥想法嘛?你懂人家姑娘送杏子是个啥意思不?杏子杏子,还不就是定情信物的意思嗖。”

说罢,他走到院子中央,拾起眼球,冲我瞪眼,把那东西丢进了鸡窝。

是我疯了?还是大坤疯了?要么就是香草有古怪,这东西就是她送的。细想之后,我决定去找香草。

雨停了,地面干燥,干燥的出了许多裂缝,这种现象至少半年都不下雨才会出现。我从小在村里长大,还没见过地面干裂的这么厉害的。往村东头走去的时候,脚底很软,哪里像是什么泥土路,简直就像走在活人的肚皮上一般。

老子不信邪!我给自己打气起,快步往香草家中走去。

香草也是打小和我认识的,她二十出头,为人孤僻,不爱说话。可这些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她长的好看,别说咱们村,就是附近几个村的漂亮女娃加在一起,也不及她的一半,人都说她是从年画上走下来的美人坯子。村里有不少男人追求香草,她一个也看不上,这次给我送‘信物’是几个意思?我很穷,除了种田啥都不会,人家能看上我这种姥姥不亲舅舅不爱的穷小子?

想着想着,已经来到香草家门口。

到了这边我才感觉今天奇怪的紧,因为村里就那么两三条路,上百户人家,来来回回的走动,青天白日,还是吃饭的当口,出来散步的人应该不少,可我这一路上走来,连个人影都没看见。

“香草。”头一次明目张胆的叫她,还有些难为情,于是拍着门板:“香草?我是小山,找你有事儿。”

屋内没动静。我又喊了几声,不对!是有动静的,屋内有人说话,还是两个人,一个声音很像香草,还有一个声音听不出来,沙哑的紧,像个快死的人在说话。

心往下一沉,我敲门的手都抖索了。

突然!看到香草的房间窗户上出现一张陌生的脸,我几乎都要失声叫了出来,那长脸雪白,没有牙齿,也没有头发,还比普通的人脸大了不止一倍!

“喂!”

这一声让我掉进了冰窖,转过头来,是村里的孙长贵,一个年纪能当我爷爷的老头,可在辈分上,他和我还是兄弟。

“看啥呢?”他弯腰驼背地,笑嘻嘻地冲我:“不会是在偷东西的吧你,小伙年轻轻的不学好。”

“要你管。”我没好气。

定定心神,再往那窗户看的时候,之前一张惨白的脸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香草的脸。她打开窗户,正盯着我们看,恍惚间,我看到香草的脸比以前更白了。

“看啥呢?”孙长贵又问了我一句。

“是小山啊,进来吧。”香草清脆悦耳的声音让我骨头都酥了。

门没锁,我敲门也是为了尊重别人,都说香草的娘如何如何厉害,我可不想触这个眉头。屋子就三间,灶房的门也敞着,左右都没别人了,就香草一个人在家。

“你进去干啥?”孙老头拉住我:“就知道你是去偷东西。”

什么偷东西?我懒得理他,大概是年纪大了,脑子迷糊。家里没人那才叫偷东西,这么大个活人,还是个美娇娘能叫偷东西么?哼!偷东西?偷人还差不多。

香草没出来迎接我,我就自己进去了,回头看看孙老头时,他的脸色从不爽转变成了紧张。

“关门。”香草在半掩的门内说。

大白天的,孤男寡女,让我关门?

这不是引狼入室嘛,难不成香草真的对我有意思?光想着香草那凹凸有致的身材,我的小兄弟已经急不可耐的立起来了,想软都软不下来。

关门时,我还特意鄙视了孙长贵一眼,真是多管闲事。可他的脸上阴云密布,就那么死盯着我,随后,他摇摇头,往村东边去了。

“香草?”我轻轻推门,看见屋内就她一个人在。

刚刚和她说话的是谁?那声音我现在还记得,沙沙哑哑的。

“你在找什么呢?”香草好奇地问。

“没什么。”我支吾不言,把那个袋子还给她:“香草,这东西是你托大坤交给我的吗?”

她接过袋子,看了老半天,摇头不解:“这东西我没见过,你哪儿来的?”

啊?!没见过?那大坤咋说是她交给我的信物!

这么说来,一定是大坤对我撒谎了。

迟疑半晌,香草问了:“你来我家干啥?”

我听了就懵逼:“刚才不是你让我进来的吗?还让我关门的。”

她木讷、呆滞、摇头:“没有……山子,你还是快走吧,我娘不喜欢男人上门的,一会儿她打你我可不负责。”

都是黄粱一梦,我特么还以为是真事呢。

这时,屋外有人喊:“香草,出来吃饭了。”

这声音是香草娘的,是个凶厉的女人,我惹不起,还是先走为妙。可是……我刚刚进来的时候,没发现屋外有人啊,怎么……

香草推开我,出门去,我也跟在她身后,脑子里满是刚刚窗户上那张大的怪异的脸,细想之下,怎么有些像香草自己呢。

只见客厅内,香草的爹娘都在!——他们脸色苍白,正围着桌子坐着,而那桌子上的盘子里,竟然放着血淋淋的眼球……耳朵……鼻子……

猜你喜欢

  1. 都市小说
  2. 玄幻小说
  3. 言情小说
  4. 灵异小说
  5. 热门作者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