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历史 > 权御江山

更新时间:2022-06-20 23:34:35

权御江山 已完结

权御江山

来源:落初 作者:一书闲人 分类:历史 主角:小老儿小兄弟 人气:

独家完整版小说《权御江山》是一书闲人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,本小说的主角小老儿小兄弟,书中主要讲述了:一个现代军医,一场殊死搏斗,生命危难之际,通过虫洞,穿越到乾承年间。这个世界,中州秦、汉、唐三国鼎立,东界草原部落厉兵秣马,西荒沙漠恶人虎视眈眈,南域沼泽邪教雄心勃勃,北境雪域兽人蠢蠢欲动。两大巅峰氏族,四大儒学书院,九大武道名家。各大势力,角逐天下。四海之内,风云莫测。乾承十年,主角来到中州,带着炸弹,带着唐诗宋词,带着科学技术,带着雄心壮志,以医道出世,以文道扬名,以武立身,以权争霸。开启了权御江山的锦绣人生。

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别人不了解莫非,但丫丫和莫非八年的生死与共,彼此间极有默契。她转过身,面无表情的盯着叶经权,重复道:“针线,碳火。”

机械般的语气,言简意赅的表明了莫非的需求。

叶臣胸口的伤,裂痕太大,如果只是简单的止血包扎,那是无济于事。因此莫非想用针线将伤口缝起来,再配合推Xue止血,达到处理外伤的效果。

而真正麻烦的是叶臣心肺内的毒。莫非记得,据《生死经》记载,此毒名血婆罗,毒药是无色无味的气体。一旦吸入心肺,便会化为液体。中毒者若是受伤,导致毒液和血液相混,立即暴毙,而死者身上却查不到任何中毒迹象。

莫非和丫丫曾经还因血婆罗的复杂麻烦进行了吐槽。可如今遇到了,莫非才知道,这种毒药真正的绝妙之处。由于它是无色无味的气体,施毒者可以轻而易举的下毒,而毒入心肺后,只是化为无毒液体,即便是大夫把脉,也无从发觉。等到液体侵入整个心脉时,大罗神仙也再无能为力。

如果不是当初他为叶臣推Xue止血时,恰巧发现了胸腔上的那个小红点,只怕,此时眼前的叶臣早已躺在了棺材中。

接过丫丫递来的针线,撸了撸袖子,像妇女缝衣一样,莫非捏着针朝叶臣的伤口刺去,众人皆是一惊。

“你在干什么?”

莫非没有搭理叶学思的质问,自顾自的进行缝针。

沈太医哆嗦着手指,忿忿道:“胡闹,人命关天的事,岂容你这般儿戏?啊?你……你简直就是败坏医者名声。”

难道伤口还能像衣服破了洞一样,缝起来就好了?

董老和张太医皱了皱眉,似也觉得莫非此举太过荒诞,纷纷看向叶经权,希望他能阻止莫非治病。

但叶经权沉默许久,不发一言。

大概是嫌弃这些人太过聒噪,莫非针缝到一半,突然说:“如果你们实在没事干,就去找冰莲来。”

张太医疑问道:“你说的可是老王爷当年从北境带回来的冰莲?”

莫非穿针引线的手,突然顿了一下。然后轻描淡写的说:“我只知这药有用,至于它在哪里?我也不知道。”说完,凝眉摇头道:“如果只是这个伤口,倒是好办,可是……,他体内所中的毒只怕没那么好治。”

“什么?你说叶小子中毒了?”

一把年纪的董老竟是‘噌’的站起,吃惊的看着他。

就知道你们没发现!

莫非特意拉长语气。道:“他中的毒叫血婆罗,把脉是察觉不出来的。”

董老和张太医面面相觑,原本以为只是受了外伤,没想到……,竟然有人下此毒手,而太医院的人竟然都没发现。

那他是怎么发现的?难道他的医术真的很高超?董老不解的看着莫非,突然觉得眼前这个少年,浑身带着一丝神秘。

不过,一旁的沈太医冷冷斜了莫非一眼,阴阳怪气道:“谁知道你这小子说的是真是假?你可知那冰莲是皇宫之物?岂是随随便便就能给你。”

此时,已负手而立,背对众人的叶经权站在窗子前,听完沈太医的话后,沉稳有力道:“只要你能救好臣儿,我会进宫去求皇上讨那冰莲来。”

董老接着摇了摇头,说:“那冰莲不在皇宫之中,当年,二皇子得了天花,太医院无一人敢治,老夫只好毛遂自荐,所幸不辱圣命。皇上看老夫辛苦,因此,把那冰莲赏给了老夫。哎……,也罢,我和你家老爷子相识大半辈子了,这冰莲权当这份情谊的见证。你派人走一趟,去我府上拿那冰莲吧。”

叶经权这时转过身,微微颔了一下,做拱手礼道:“多谢董老。”

董老摆了摆手,慈祥的笑道:“不妨事,不妨事。”说着他看向莫非:“这冰莲要怎么用?”

伤口已缝好,莫非擦拭着手:“一般的针灸对血婆罗没有效果,只有将银针烧红,才能使毒液蒸发。不过这样一来,血婆罗的毒解了,火毒却会将他心脉烧伤,所以,需要冰莲中和火毒。”

董老听完后,认同的点了点头。沈太医倒是来了气,盯着莫非,带着讥诮和质问的语气:“你一个乞丐?是怎么知道这些的?”

出生杏林世家的沈太医,从小受家族的熏陶,对于医药有着得天独厚的见解。再加上他天赋极佳,受人吹捧,养成了骄傲自大的毛病。而杏林世家的地位,使得他门户之见,极为严重,尤其是对江湖郎中,极为排斥。因此,当遇到莫非这种没有来历,没有声名的同行,他的心里是充满着鄙夷和不屑。

莫非自然是能感觉到沈太医的敌意。这几年流亡过程中,他饱受人世冷暖,这样的讥讽又何止少过。但他此次回到长安,江湖路远,若是事事忍让迁就,那岂不是自甘堕落?

顺着沈太医的话,莫非诘问:“我一个乞丐都知道,你竟然不知道!真是井底之蛙。”

“你……,你个黄口小儿!你……”沈太医一时语措,竟也无力反驳,说完后,甩了甩袖子,撅着头,闷哼一声。

没有了沈太医时不时的挤兑,莫非也落的一个清净。他将手中的帕子放下,站起来伸了伸懒腰,然后走向窗口。

日渐向西,莫非在屋内听到了窗外浮躁的絮语。

“什么?你说老太爷知道了?是谁走漏风声的?”

“不知道啊!听说老太爷正准备启程回来了。”

“这件事得禀报老爷……。”

就在这时,内堂的门“咯吱”响起,陶总管捧着一个古香古色的木盒走了进来,小心翼翼的放在桌子上:“老爷,拿来了。”

“给他吧。”叶经权点头示意了一下。

莫非将冰莲捧在手中时,尚有一丝冰冷沁骨,莫非轻轻扳下一小瓣,捏在指间。

“只有真气,才能使这冰莲发挥作用。”

“陶总管,你去……。”

“等等。”还未等叶经权的话说完,莫非截断他的话。“只要六脉武者,其它的都不行。否则,这冰莲没法发挥最大效果。”

以真气入武,要习武修脉,往往是从一脉开始,直至九脉,九为极数,再往上,便是世间武道名家。一旦成为武道名家,便拥有睥睨天下,傲立人世的资本。这天下武者虽多,但是习武一途,异常艰难,即便是六脉武者,正常人没有苦练数十年,恐怕也难以达到。

陶绮萝听完莫非的话,紧张的捏了捏衣角,然后一咬牙,开口道:“让我来吧。”

莫非略微讶异道:“你?”

“我可是六脉武者。”陶绮萝见莫非一脸的不可置信,双手抱胸,傲娇的给他一个冷眼。

在她身后陶总管见她这般骄纵,狠狠的瞪了一眼,不过陶绮萝装作没看见,把头撇在了一边。

莫非看着这对父女,失笑的摇了摇头,然后将那一小瓣冰莲递过去,道:“用真气将冰莲输进他的心脉。”

“知道啦!”

脾气还挺大,这小姑娘是丫环还是小姐?不过莫非也没空理会小姑娘的情绪,兀自拿了银针,在碳火上煅烧。

冰莲入体。

莫非捏着滚烫银针的手悬在叶臣的胸腔上,犹豫了一下。这种没有经过临床试验的方法可行吗?莫非不得而知,但他知道这是他能想到的最好办法。

猜你喜欢

  1. 都市小说
  2. 玄幻小说
  3. 言情小说
  4. 灵异小说
  5. 热门作者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