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武侠 > 行路难之破刃

更新时间:2021-04-16 20:37:50

行路难之破刃 连载中

行路难之破刃

来源:落初 作者:似风一样 分类:武侠 主角:梦天行刘师傅 人气:

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似风一样的原创小说《行路难之破刃》,主角梦天行刘师傅,文笔极佳内容精彩,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,书中主要讲述科技爆炸,自然会取代很多的东西,也对很多的方面形成了比较大的挑战。飞檐走壁的神功渐渐的被攀岩神器取代,拳脚武术渐渐被各种军工装备取代。古武正在迎接新一轮的挑战,是被时代所磨灭,还是获得重生?这一切,都由年青一代所决定。江湖依然还在,新人与老人的更迭,却比任何一个时代都要来的更猛烈一些。年轻人的闯劲与老人的经验正在溅射出别样的星火,昨日的辉煌与未来的畅想依然存在在这个江湖中。江湖,一直都在。

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要不是少女在旁边,都差点高兴得欢呼出来。

梦天行实在是感觉太尴尬了,两个人一句话都不说,整个屋子静悄悄的。

于是随口问道:“那几个小混混为什么要抓你?”

少女的手突然停顿了一下,梦天行就知道自己问错了问题。

连忙说道:“不愿意说就不要说。”

少女不知道为什么,就是感觉眼前的少年很顺眼,可能是因为他帮了她,也可能是因为他本来就让人感觉舒服。

像是找到了自己需要的听众一般,对着梦天行说出了自己的遭遇。

语气没有特别大的波动,似乎讲的不是自己身上的事,而是像讲故事一样娓娓道来。

不论是故事,还是事故,总之这些遭遇很不幸。

女孩叫杜甜甜,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家庭,父母都有稳定的工作,感情也很好。不知什么时候开始,父亲染上了赌博。家里的存款慢慢的没有了,她母亲只是在不断的规劝着她父亲。但他依然习性不改,沉迷赌博。

慢慢的,她奶奶和爷爷的存款也开始减少,最后更是把二老的房子都给卖了。爷爷奶奶气不过,没多久,就过世了。她父亲因为走的太远,太急,已经回不了头,而且赌瘾深入五脏六腑,根除不了。

最后,她父母亲离婚,她母亲就连房子都没有分,带着她就离开了那个伤心地。若不是从那三个小混混嘴里得知自己父亲的消息,还真不知道自己的父亲,竟然还有脸把她们母女的消息告诉这些人。

今天晚上那三个小混混是上门来要债的,为的就是把女孩带走,抵债。

事情就是这样,简单,但,不一般。

梦天行连忙问道:“那你母亲呢?”

杜甜甜想到自己的母亲,也有些庆幸的说道:“我妈妈今天晚上上夜班,不在家。”

梦天行想了会儿,说道:“既然你们的住址已经被那几个小混混知道了,安全起见还是搬家吧。”

杜甜甜点了点头,说道:“明天我妈回来就跟他说这事。”

梦天行看了下自己的手环,已经过了十二点,现在要是杜甜甜走的话,路上也不安全。

于是说道:“现在太晚了,而且也不安全。要不今晚你就住我这吧,我待会儿打个地铺就行,反正我这里被子还有不少。”

少女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,梦天行连忙拍胸脯保证,自己绝对不会乱来。

少女清澈的眼睛看着梦天行,相信了他的话,而且她也知道,现在要是回家了,若是再遇上那几个小混混怎么办,所以犹豫了一会,就应承了下来。

梦天行这里的房租不仅便宜,而且位置还很大,唯一的一点缺陷就是偏远了些,不过要不是有点远,估计也不会这么便宜。

杜甜甜本来想自己睡地板,但是在梦天行的一再拒绝下,最后上了他的床。

她的脸红扑扑的,就像那些即将成熟的苹果一般。

她的心跳早就乱了,躺在他的床上,能够清晰地听到那快速的心跳声。

本来梦天行还有点拘谨,但后来放松后,就直接睡着了,留下一个少女在他的床上,胡思又乱想。

不知道什么时候,少女沉沉的睡了过去。

像往常一样,在四点钟的时候就起床,然后写了一张便签纸,告诉她醒了之后把钥匙拿到书店。

因为梦天行要早走,又不愿打扰她休息,所以只好把钥匙留下。

一般来说是用不到钥匙的,因为开门关门直接用手环就可以了。

但是,杜甜甜是外人,用不了,所以只好把钥匙留下,不然根本就出不了门。

钥匙是一个长方形的合金,上面有密密麻麻的点,或大或小,或密或疏,或凸或凹,只要把钥匙插入卡槽,也就能开门关门。

这种东西在市区里面是蛮少见的,因为实在太落伍了。

不知道为什么,今天的梦天行感觉浑身充满了用之不竭的力量,不知道是因为少女在他家过夜,还是因为训练的成效比较满意。

像最开始一样,来得早的他,在帮他附近的同事清洁桌椅。

仿佛一切都回到了开始,又像是眼前的一切都是全新的开始。

说不清,道不明。

在梦天行忙碌的时候,杜甜甜也慢慢的醒了。

她是一个作息时间比较规律的少女,每天大概在六点就会醒来,然后会给工作了一晚的母亲准备早饭,她也会在吃过早饭后,去学校上课。

虽然昨晚睡得晚,但她的生物钟早就已经设置过,所以准时的起床。

看了一眼陌生的环境后,转头看向四周,发现梦天行竟然已经不在这了,轻轻地吐了一口气。

不知道是失望了,还是放松了。

然后紧了紧自己的衣服,发现并没有乱,心下稍安。

转头瞧见床头柜上放着一张便签纸,上面还放着一些数额不大的钱和一把钥匙。

没有关注其他的,她拿起那张便签纸,就看到上面写着让她温馨的话。

上面写着:早饭来不及给你买,你自己拿着去吃点早饭,别饿着,钥匙离开的时候用。我中午到晚上八点都在青山书店,坐七号悬轨电车在景光大道下,走两百米就到了。

虽然字写得不怎么好看,但杜甜甜觉得这字看起来很舒服。

看了下自己的手环,发现已经六点多了,连忙朝着自己脸上扑了几次冷水,然后急匆匆的去坐悬轨电车,买了点早饭坐下没多久,她母亲就到家了。

看着母亲有些疲惫的样子,她的心也被揉在一起,有一种发酸的感觉,酸的她有一种流泪的冲动。

把母亲迎回家后,连忙给嘴干的母亲倒了一杯水。

看着桌上的早饭,她母亲有些疑惑,但并没有说什么。

杜甜甜也明白,即使母亲不问她自己也会说。

于是,在吃完早饭后,她讲起了昨天的遭遇,就连昨晚睡在梦天行那里,也原原本本的讲了出来。

她母亲刚开始听到是因为那个男人的原因,差点让自己见不到自己的女儿,脸色一下子煞白,然后浑身发抖。

杜甜甜知道,那是母亲太生气了。

然后讲到梦天行出手打跑三个混混,才稍稍放心。

最后讲完的时候,她母亲立马说道:“搬,现在就搬。”

既然要搬家,自然免不了收拾行李,以及找落脚所在。

杜甜甜忽然想到了梦天行,但现在正是上班的时候,她怕打扰他,所以准备待会再联系下他。

母女两人生活在这里,时间长了自然东西就多,收拾起来自然不快。

快十点的时候,杜甜甜给梦天行打了个电话过去。

很快,就被走到书店的梦天行接了起来。“怎么了?”

看着眼前出现的杜甜甜的同步影像,好奇的问道。

两人就像是在面对面交流一般,除了不是有血有肉外,其他没有丝毫分别。

杜甜甜问了一句:“你知道你住的附近有出租房么?”

梦天行一听就知道她们准备搬家了,然后想了想后说道:“我住的楼下前几天搬走,你需要的话,我问问房东。”

杜甜甜感激的说道:“那麻烦你了。”

不多时,梦天行就把相关的房屋事项和租金跟她做了交代。

她母亲一听,连忙叫了搬家公司,搬了过去。

因为地处偏僻,所以租金比他们之前住的地方还要便宜,而且这里的交通也很方便,唯一一点不足之处,就是杜甜甜的学校离这里有点远。

两边相距三十多公里,但是乘坐悬轨电车的话,也就二十几分钟的事,也算方便的,也就坐车会比较挤,其他倒也没什么。

当天,她们就把所有的东西搬了过去,和梦天行正式成为邻居。

因为搬家的事情,她们一直忙到快九点,就连晚饭都没来得及吃。

梦天行知道她们事情多,就在住的附近的餐馆里面吃起了夜宵。

菜上了七个的时候,梦天行给杜甜甜打电话,让她们下来一起吃饭。

她母亲刚好想要感谢一下对方,听到后就直接下了楼,来到餐馆。

她们两个下来的时候,菜已经上到了第十个。

看着满桌子的菜,她母亲虽有疑惑,但也没说什么,像极了杜甜甜之前的表情,或者应该说,杜甜甜是得到她母亲的真传。

看着梦天行慢慢的扫荡,她母亲才明白这家伙不是浪费,而是真的能吃。

目露奇光,一脸讶异,还有一种忧虑。

是啊,这孩子这么能吃,迟早得把家里吃穷。

若是以前,说不得梦天行还会鄙视一下饭桶行径,但现在,他才不管这些呢,毕竟做这种事的是他自己啊。

她母亲看着梦天行一碗一碗的米饭下肚,早就忘了是第几次盛饭,只记得撤下去的空菜盘子都有八个了,而现在桌上还有十个菜。

他,是真能吃啊。

再次感叹了一下梦天行的食量。

有几次,差点都忘记夹菜吃饭了。

杜甜甜在一边说:“妈,他就是能吃,其他都挺好的。”

她母亲疑惑的眼神中,似乎在问,挺好的,什么其他挺好的,你对他这么熟么,不是说才刚认识第二天。

小脸通红的杜甜甜端起碗,挡住了母亲那询问的眼神,开始埋头吃饭。

这一顿饭在开始点菜的时候,就已经付过账了,所以梦天行吃的心安理得。

反正他本来就要吃这些,他们两个过来,也就加了两双筷子而已,对总量几乎没有太大的影响。

期间,她母亲偷偷离开过,看情形是准备付账,结果付账的时候才知道,梦天行早就已经付完了。

眼前的这个少年,给她一种很踏实的感觉,不知为何,竟然能够感觉到安心。

猜你喜欢

  1. 都市小说
  2. 玄幻小说
  3. 言情小说
  4. 灵异小说
  5. 热门作者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