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玄幻 > 梨花香:情深入骨

更新时间:2021-04-12 18:28:58

梨花香:情深入骨 连载中

梨花香:情深入骨

来源:掌中云 作者:一枝如画 分类:玄幻 主角:梨花香千山暮 人气:

《梨花香:情深入骨》为一枝如画最新力作,本网站免费提供“新书发布!”在线阅读,无广告,无弹窗,欢迎阅读。精彩内容:当年,她的母亲夜梦梨花满园而怀上她,因此,为她取名梨花香。她,国色天色,品性恰如梨花,素白淡雅。她身怀绝技,却从不自知,直到遇见她生命中的第一个伯乐。她一朝失去相公,沦落为被人指指点点的克夫星,她身无分文被婆家扫地出门,不得不带着孩子抛头露面。她珍爱一切人,一切物,她有着悲天悯人的情怀,即使在遭受一连串的厄运之后,她亦不怨天尤人,只要她能,她依然会对弱者倾襄相助,哪怕是曾经深深伤害过、算计过她的人。积善之心,必有厚福。命运永远是公平的,寒冬过尽,生命如花般绽放,梨花香是如何迎来她生命中的又一个春天的呢? 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“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人,我凭什么给他作向导?累了两天一夜,他还让我在这儿等他。”云飘飘烦躁地抓下头上的小圆帽,乌黑的秀发披散下来,如同解散她一肚子的烦恼气。 “你火气别这么大,好好陪着他!千万别违扭他,千山暮掌握着我们郑廓山庄的未来,我不是让你讨好他的吗?”郑美妃一手执起云飘飘的手,一手轻轻捋着女儿被风吹乱的发丝,柔声道,“你瞧,娘整夜没睡,到这儿来,还不是为了等你的消息。” “啊,我不管了,不管了,我走了。”怎么娘亲一点都不体谅自己的憋苦?云飘飘委屈得直跺脚,不顾一切地甩手就要离开。 却被母亲柔软而又不容抗拒地喝住了,“你敢走?你要是敢离开半步,娘从此就取消你的自由,你休想再迈出大门半步。” 什么?不让她出门,天天憋在山庄里,像其他小姐一样天天捧着刺绣,哪儿都不能去,那日子多苦闷哪。 “娘!”云飘飘烦躁地叹口气,极不情愿地留了下来。 “这些年你不是一直念叨着千山暮大哥吗?怎么,现在机会来了,你却退缩了?” “娘,你不知道,现在的千山暮已经不是当年的千山暮大哥了。他现在是个大魔王!” “你这孩子,怎么这样说话呢?”郑美妃小小声的嗔道。 “他简直不通人性,娘,你不知道一路上他有多刻薄。” “你们隔了五年,彼此生疏了也没什么奇怪的。” “即便是对待一个陌生人也没必要这样吧?”云飘飘不服道。 “他对你怎么了?” “没什么,就是不近人性。” “难道,”郑美妃善解人意地笑笑,“你希望自己喜欢的公子,不管见了哪位姑娘,刚见面什么都不了解就表示好感么?” “我不是这个意思啦,娘。” “不要那么快对一个人下定论,尤其是千山暮。唔?”郑美妃执着云飘飘白嫩的小手,轻轻拍打了一下,“看你满面风尘,这两天你也够累的了,但是没办法,为了我们郑廓山庄的将来,就委屈几天吧。其实也算不上委屈了,你都盼了他这么多年了,如今,好不容易把他给盼回来了。既然他让你在这儿等他,你就先别回去了,你先去客房里洗洗,换身干净衣服再出来。” “我哪有衣服在这儿呀?”云飘飘不情愿的撇撇小嘴。 “你去东厢房吧,我立即叫人给你送过去。” 阳光山庄,寂静如昔。 宽敞洁净的接待间,四面窗户撑起来,屋内透亮透亮的,一张雕刻精美的木桌后面端端正正的坐着一位身穿紫色绸裙,眉清目秀的女子,她就是梨花香的铁杆好友——冷秋桐。 午饭后,因为没什么事情做,冷秋桐跟往日一样端坐在接待室里专心致志地作刺绣。 突然,一阵微薄的秋风掠过,大门闯入了一位不速之客。 不速之客“咳,咳”干咳了两声。 见来了客人,冷秋桐连忙放下手中的刺绣,恭敬款款地站起来。 来者是一位满脸络腮胡子的男子,手中提着一个沉甸甸的竹篮,身穿绿袍,中等身材,体形纤细,年纪大小不轻易看得出来。 冷秋桐索性把他归到大叔一列,脸上挂着职业的微笑,道,“这位大叔,请问您有什么事吗?” “这是阳光山庄吧?”络腮男子把竹篮轻轻放到地上,他说话的声音怪怪的,好像是故意压制的一样。 “对!”冷秋桐纳闷地打量着络腮男子,心想他一个男人来这儿干嘛? “唔呵,”络腮男子清了清喉咙,说道,“是这样的,我有个朋友,她有七个月身孕了,我想把她送来这儿。” “你的朋友?”冷秋桐更纳闷了,“你们是什么关系?” “普通朋友关系。她一个人,没有亲人。所以,我想拜托你们。不知可否?” 阳光山庄创建于百年前兵荒马乱时期,那时候,列车之间战乱纷起,百姓流离失所,白眉仙师目睹许多婚育妇女在战乱中与家人失散,得不到应有的照顾,出于悲悯而创立了这个阳光山庄。 “当然可以!”冷秋桐认真地答道,“只要她住进来,无论是产前、产中还是产后,她都会得到很好的调理和照顾。” “那,需要多少银两哪?” “呵呵,”冷秋桐开心地笑了,心想这人真够孤陋寡闻的,“这里一切都是免费提供的,因此你不必为费用担心。只要定好入住时间,简单的准备一下几件衣服,直接过来就好了。” “真的吗?”络腮男子眼睛亮晶晶的。 冷秋桐好生奇怪,这满脸胡子的男人,竟然长着一双漂亮的凤眼。 “哎,”冷秋桐不由自主地轻轻叹了口气,心想,真是可惜了,这么一双美眸,要是长在女子脸上多好?偏偏长在这样一个男人脸上,真是造化弄人哪! “你为什么叹气?”络腮男子诧异道。 “哦,没为什么。”冷秋桐生怕自己失礼,急忙语气一转,道,“你打算什么时候送你的朋友过来?” “今天,今天可以吗?” “随时都可以。” “那太感谢了!” “不客气,哦,对了,记一下您的名字。”冷秋桐手脚麻利地往砚盘上加点水磨了几下,取出厚厚的记录本,拈起桌上的毛笔,在砚盘上醮了醮,“您的姓名是?” “梨—花—” 冷秋桐一笔一划认真地记录着,听着记着,这名字怎么如此耳熟,一时觉得不对劲,冷秋桐脱口而出,“梨花香!?” “呵呵……”络腮男子居然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。 哦,冷秋桐听出了梨花香的笑声,她把毛笔往砚盘上一掷,几滴墨汁在砚盘里轻轻跳跃。 冷秋桐一把扯下梨花香脸上的络腮胡子,瞪着杏眼,满脸恼怒的道,“呼,梨花香?你真是的!” “谁让你被骗的?呵呵……”梨花香掩嘴笑个不止。 “竟敢捉弄我!我绝饶不了你!”冷秋桐扑过来挠起梨花香的胳肢窝。 “啊呵呵……好了,好了,我投降,我投降。”梨花香受不了痒痒,不住地屈身求饶。 冷秋桐这才止住了。 梨花香强行止住笑,唇角还是弯弯的,“秋桐,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吧?” “知道!你都说多少遍了?”冷秋桐给梨花香抛了个白眼,笑道,“风氏武馆的开业仪式吧?” “一会儿有仪式,你得准备好你的贺礼,知道了吗?”梨花香开过玩笑,从她带来的竹篮里取出一包礼品,塞入冷秋桐手中,“这是你的!” “呵呵,好啊,我倒先收你的礼物了。” “对了,秋桐啊,你知道近日有没有哪家铺头开业啊,我想跟人家合请一支醒狮队热闹一下,那样可以省出好多银两呢。” “合请?我看还是算了吧!我帮你请一支好了。”冷秋桐斜了一眼梨花香,对待自己的好友梨花香,冷秋桐向来就出手阔绰大方,“不过,你何必那么费心呢?在家里安心做你的少夫人不好?” “武馆刚开张,很多事情都需要相公亲力亲为,我怎么能光想着坐享其成不劳而获?” “你不想坐享其成,可是有人想哪?” “秋桐,你说的,我怎么听不明白。” “哎,还是不明白好一点,人活着,糊涂一点比较容易幸福。” “我怎么越听越糊涂了?你快说!秋桐,别跟我绕弯子,不然我饶不了你。”梨花香说着佯装伸手要挠冷秋桐痒痒。 “哎,别!”冷秋桐只喜欢挠别人痒痒,却受不了别人挠她痒痒,“我也是今儿才听说的。” “嗯。”梨花香洗耳恭听。 “是与你相公有关的事,”冷秋桐神秘兮兮的,附在梨花香耳边正想说出那个惊人的秘密。 突然听得一声清脆的童音,“娘!” 大门犹如天女散花一般,随着纷纷扬扬的一阵花瓣雨,屋内突然多了一个小女孩。这个小女孩儿,身着花衣花裤,长发披在脑后,面貌颇像梨花香。 她就是梨花香的女儿风妩思。 风妩思变戏法一样蹦到梨花梨面前,小手在梨花香眼前一晃,“娘,瞧我变戏法。” 梨花香只见风妩思手中红光一闪,她眼睛眨了一下,睁开眼时,只见风妩思掌中托着一朵粉红色花,金光灿灿的在她小小的手掌上跳跃。 “娘,这像不像真花?”风妩思眨巴着眼睛道。 “呜,好漂亮啊!这分明就是真花嘛?你哪儿弄来的?”梨花香瞬间把冷秋桐方才想要跟她说的什么抛诸脑后。 “你仔细看看,这是真花嘛?” 梨花香拿在手上细细一看,呵呵,原来是一朵纸花呀,不由赞叹道,“我们家风妩思跟谁学的呀,这么手巧啊?” “刚才门外有个姐姐,是她教我做的。” “姐姐?” “嗯,是个大肚子姐姐,这么大!”风妩思用手在自己肚子上比划着,眼睛笑得眯成了一条线,“她说,戴上这花的人,能够得到上天的祝福,我要给我们的风掌柜戴上。” “大肚子姐姐?”冷秋桐一旁听着,愣了一下,“该不会就是……?”

猜你喜欢

  1. 都市小说
  2. 玄幻小说
  3. 言情小说
  4. 灵异小说
  5. 热门作者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