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玄幻 > 战地封神

更新时间:2021-04-16 20:23:32

战地封神 连载中

战地封神

来源:落初 作者:西园落照 分类:玄幻 主角:林晓武尊 人气:

经典小说《战地封神》由西园落照所编写的玄幻类型的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林晓武尊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三世沧桑岁月浮沉,  百年恩仇轮回。 前世缘来孽往,今世解。超越位面的纠葛,跨越玄幻、都市、修真的界限,看主人公不断追寻中,寻找到真正属于自己的强者之路。  (多样的主题,多彩的故事,多位的情节,开拓的手法,看官请稍安勿躁,请看《战地封神》——为您娓娓道来)。

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那迅捷而强横的腿影射来,那附着的蛮荒之力,竟有一丝荡漾在腿脚之外,这可是准师级才能达到的蛮力外溢啊!

又是“砰”的一声..不过显然这个声音并不大,郝连扬的腿风竟有落空之感,但残余力道依然重重的撞击在林晓的腿上。意料中的骨骼断裂的声音没有出现,郝连扬眯着眼,诧异的看向倒在地上的少年。

“小子,看你还能躲得了几拳”。对于虎族而言,最趁手的莫过于自己的拳脚,这边试探之下,郝连扬确信,只要能够再快、狠上一些,林晓必败。他丢到手中的木棍

“虎拳”

郝连扬拿出看家的本事,拳脚交加的朝林晓疯狂的袭来。

“就这点速度么!”

虽然拳脚增加,但是速度与劲道却是有所减弱,郝连族的小辈,显然还无法与前辈媲美。

“这拳出的不对啊,应该继续集中打击才对”裁判席中有人看出些门道。

“我看不见得,郝连家的小子是想遍地开花,抓住弱点后在重点打击”人群中开始交头接耳,反倒众说纷纭了。

在郝连扬暴风骤雨般的袭击下,林晓自然讨不着好,他全身裸露的部分大面积淤青,右脸颊肿起,嘴角吹着血泡子,连基本的格斗姿势都无法站定。

“结束吧!”郝连扬大喊一声,蛮荒之力为之一振,那拳风再次砸来。这郝连扬虽然只有11岁,但显然是打架的老手,而反观林晓,却一直被动防御,虽然说硬抗下来出乎意料,但想来结果都是一样的。

“豁出去了,狂战诀-破击”处在武斗场中央的林晓知道,双方的实力悬殊,躲闪不过,只能拼了。能打到这一步,林晓已经够本了。

“咔嚓”钻心的疼痛,从左臂传来,伴随着郝连扬邪恶的笑容,他的手不出意外的断了,他连退数步,跌落在武斗场的边缘,一时竟是无法坐起。

“认输吧!”郝连扬哈哈大笑,不过他毕竟还是孩子,倒没有置人于死地的狠辣。

郝连扬自然不知林晓心中的盘算,这狂战诀-破击本是极强的攻击武技,这几日的领悟,狂战心法只是强化了他的防御,而这一招却总是发爆不出来,难道那股修炼的力量只是依附在身上,而不受控制?不能呀!他明明感受到那股力量的。

“再博一把”林晓心理暗想道,相对于多年的耻辱,这点身体的痛楚算什么,失去了左臂,尚还有右臂,怕什么,大不了修养半个月而已“来呀!”

郝连扬尚显稚嫩的脸一脸的难以置信,他一定在想是什么支撑着他不肯认输。

“好,那我便废了你”。

郝连扬冲将过来。

感受那凌厉的劲道,林晓此刻仿佛呆住一般。

“这家伙什么情况”

“难不成想被打出猪头吗?”

连郝连扬也心里一惊,他为何不躲,当拳头即将贴着面门,“赢了”他已经在心里体验到了再一次胜利的微笑,那林家的废材,终究只是废材。

这心法唯一的一杀招破击,印法精熟,却不得其门而入,那修炼的气流,只是在周身游离,却无法离开身体半寸,林晓望着硕大的拳头,默念着:

“心法要义,修身练气,血战之道,慎用切记”

“血?”难道,这破击,使用的是血脉?而不是心脉,催动血脉之力,在心法中多有练习,只是用于练气,却不曾用来破敌。

“蠢蛋”

郝连扬带着胜利的微笑,听着站不成型的对手颤抖着含糊不清的念着什么,他完全不在意,当听到蠢蛋时,他也是一时错愕。

他的拳头再次落空,林晓的身影忽然间消失了,前倾的身子夹杂的一丝不安令郝连扬试图止住脚步,然而一股并不大的力气从身后袭来

只是一个踉跄的距离,毫发无损的郝连扬摔下了武斗台。

满座哗然。

这是一场一边倒的比拼,然而结果却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,议论声,遍布了整个武斗场

林晓瘫坐在武斗台上,望着被抬走的骂骂咧咧的郝连扬,还记得多少次的嘲讽、多少次的白眼、多少次被骂成废材,今日,总算是胜了,虽然胜得惨烈、取巧,可是林晓有理由相信,经此一役,他的人生恐怕要改写了,因为那血脉里躁动的能量,因为那哪怕是成功了些许的破击,因为那总算回来的自信,他不想成为纯粹的商人,因为在蛮域强者为王思想不断浸淫下、在不断被侵凌后,林晓比任何同龄的孩子更需要力量。

就连郝连家都投了林晓的胜利票,这是郝连家的无奈,确实对他的肯定,因为郝连家完全可以弃权,武斗台的规矩,可不是打败对手,而是对手身在台下,自己立在台上。

“晓哥哥,你好帅”战卉搀扶着林晓,她眼圈红了几圈,脸上挂在泪啧,正用着小手擦着林晓嘴角的血迹。

“忍着”阿才早已领着医疗术士为其正骨,疗伤。

“林晓你是怎么做到的,你怎么抗住他的重拳的,你那最后的闪避怎么做到的,还有最后那一推,太帅了”战昊由衷的感叹道

“昊哥,你就别寒碜我了,就我这点三脚猫的功夫,哪入的了你的眼,啊!轻点。。。啊!哦!”林晓说着话,刚巧正骨,痛的龇牙咧嘴。

阿才附耳过来轻轻的说道:“老爷来了,在武斗台中间坐着呢!”

“别往后看啊!老爷说你做的不错。”阿才把林晓侧过去的头扶正道

“不错么!”,多少年了,总算是一句激励的话吧。

“战元帅也在呢,他可是忍不住哈哈大笑了好几次呢”阿才正色说着,旋即又满脸堆笑起来:“少爷,你真棒”想来是受气太多,好容易扬眉吐气一回,连下人也跟着神气一回,虽然说阿才修炼速度倒是很快的,但主仆之别,阿才分的很清晰,自然没有轻视的意思。

“我先睡会,我真的太累了”林晓欣慰的笑笑,那种极度疲惫的感觉,伴随着那夹板最后的固定,终是令林晓进入了梦境。

场上精彩纷呈,每个参赛都拿出了看家的本事,由于实力相当,人数众多,倒是消耗了许多时间,而赛程也比较人性化,一直未曾要求林晓,而在比赛的最后两组人上,出现了变故。

“什么,蛮山退赛?为什么?”

“什么,强威也退赛”

这是什么情况,望着不顾比赛,前后脚离开武斗场的二人,所有人都不解的望向台上的副主按,而此刻副主按显然在听着一个学员的汇报。

场上仍在比赛,而场下,除了观看比赛,更多的是小声的议论

“这蛮山还没等到林晓与郝连扬的胜者呢?怎么就放弃了?”一个灰色兽皮的男子说道

“对呀,蛮家虽然不大,但好歹也是有家族传承的,就算他自认打不过郝连扬,那断臂的林晓总可以胜之吧”一个褐色兽皮的男子说道

“对呀!”灰色兽皮的男子说道。

“那强威的对手好像是郝连子吧,强家虽然不如郝连家,但是郝连子可是出了名的浪荡子,外强中干呀!”

“强威这可是白拿的名额呀!可惜呀”

还有更离谱的议论传出“我听说强家和蛮家打起来啦!”

“真的吗?为什么呀”

“还能为什么,为了那酒楼的头牌呗,两家人都打的头破血流啦!”

习艺所相对于三大家族这样的超级家族或许诱惑并不大,但对于蛮、强家的吸引力却是极强的,习艺所无论从心法、武技还有需要耗费的药材精力,都不是他们的家族能够比拟的,如果因为一些小事失去这种提升的机会,所有人只能表示痛惜了

不管事情真相如何,随着副主按的出场,武斗场顿时鸦雀无声。

“因为出了点变故,第十四组强威与第十五组的蛮山暂退出比赛择日再赛”毕竟是改变家族命运的赛事,确实不能离开的太过草率了,想来也是上头授意,副主按没有剥夺两人的参赛权,他顿了顿道:今日的最后一场比赛。

“郝连子对阵林晓”

借助了副主按雄浑的嗓音,特别是说道林晓二字时那突然提高的声调,林晓悠悠的从梦中醒来

“我睡了多久”林晓睡眼惺忪的问道

“有一个时辰吧”阿才说道

感受着体内恢复的一些力道,林晓望向郝连子所在的方向。

“阿子,你务必站在场中央,别被他阴了,放心,他没有什么本事”郝连扬铁青着脸,看向林晓的方位道。

“阿扬,你可真是没用,被那废材摆了两道”郝连子肥脸满是讽刺。

“阿子,说这话我可就生气了,你一定小心啊!”郝连扬显然比郝连子更加懂事些。

“放心吧,我要是连一个断手的废材都打不过,我还怎么混”郝连子抖了抖他的一身肥肉,虽然说蛮荒之力不如郝连扬,但他一身蛮力却是天生的。

“总之小心点”望着台阶上的郝连子,郝连扬喊道,不知道为什么,他总有些隐隐的担心。

“废材,只会取巧,我倒看看你这个垃圾有什么本事,来打爷呀”郝连子站在武斗台中间,显然他嚣张之余尚保留着一丝警惕。

猜你喜欢

  1. 都市小说
  2. 玄幻小说
  3. 言情小说
  4. 灵异小说
  5. 热门作者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