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玄幻 > 弹剑拂秋莲

更新时间:2021-05-02 19:16:55

弹剑拂秋莲 连载中

弹剑拂秋莲

来源:落初 作者:介子风 分类:玄幻 主角:徐念安静 人气:

《弹剑拂秋莲》由网络作家介子风所著,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,徐念安静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?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,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,精彩内容如下:从千年前的宋朝来到现代城市,莫非是上天如此安排两人相遇?修炼读书两不误,最重要的是寻得真爱,一起升级寻宝打怪,最后回到宋朝,再图解开心结,携手开创新世界。然而,世事两茫茫……

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徐念之跟着江苾萃,大吃一惊看到男男女女就这样混合躺在这个硕大的铁皮车里。江苾萃手脚飞快地占了两个上铺,虽然不小心会碰头,但比起下面还是会稍微干净舒服一点。徐念之被安排在她旁边的铺位,虽然隔着一条窄窄的过道,但伸手可以碰到对方。空调很足,他冷起了一层鸡皮疙瘩,江苾萃示意要他把脚边的一床毯子拉上来盖着,叮嘱他少喝水,就躺下去不管他了。

徐念之尴尬地躺好,还在思考车里为什么会比外边凉快这么多的原因,放冰块是肯定不行的,必定是其他他不了解的方法,他听说过一些魔人可以将怨气等收集然后让人感觉非常冷的方法,但从来没有见过。修炼水决到了一定程度,可以把水凝练成冰,成为另外一种完全不同的武器,他以前能勉强达到这个水平。而对于这些异世界的桩桩件件怪事,估计只能以后慢慢去探索了。

卧铺车在高速上飞跑,对四通八达的水泥路,他已经从最开始的惊诧到习惯了。而那高速又与其他道路不同,只有四轮铁皮车,而没有行人和两轮车,道路分为两边,车辆各行其道,互不干扰。而速度较之先前坐的中等铁皮车,又快了加倍,只见嗖嗖间,无数车辆在道路上狂奔。有的运货物之铁皮车,高大宽长叫人咋舌不已,长可达十几丈,其上货物堆积如小山,甚至将其他小的铁皮车装在上面,有的甚至有两层。

从车子的速度来看,每个时辰大概能跑三百里,如果跑一天,估计就上了千里了,而如此快的速度,只需要两个司机来操控即可,那跑遍中原大地,也就几天的功夫啊。想他周游列国,路上随便走动就是几个月,哪怕是紧急军情,用最好的马不断接力跑,千里奔跑也要两天。

若行军打仗靠此方法运送人员物资,岂不是可瞬间灭国?想他过去行军打仗,骑兵若是急行军,尚可几日奔袭某地,但民夫辎重粮草,则少则一两月,多则两三月,才能到前线军沿,一场征战,要费数月甚至数年之功,想起过往,不由心中叹息,对这个新世界又多了一层认识。

傍晚时候司机停在路边的一个大型建筑前叫人下车吃饭上厕所,车辆去加油,是的,这种铁皮车要吃油,靠油来跑动,虽然他不懂原理,但觉得比魔法还是更能让人接受点。这地方叫服务站,巨大的广场上停了许多车辆,进进出出。而供人如厕之地,简直比富人家的厅堂还要宽大干净,并无异味,里面无数蹲坑,还有许多小便位,可笑徐念之看着旁人依葫芦画瓢,方晓得还可以放水冲去秽物。

江苾萃跑到服务站超市里,捡了两筒方便面出来,教给徐念之怎么泡面。此地有免费的水可以冲厕,可以洗手,居然还有开水,仍人自取,不知店家利润从哪里来?而这种泡上开水就可以吃的面条,香味真是太好闻了,面条又滑爽好吃,真是不懂很多人为啥要去买那些鸡蛋啊饭菜吃,徐念之觉得自己可以吃下三大筒。若是外出或行军,带上数筒这种面条,岂不是美哉?

此时他已经知道,女人拿出来的买面条的就是钱,不是铜钱而是纸钱。为什么纸钱能够这样通用,他有点难以理解,如果那些有权有势之人都印刷这种纸钱,岂不是国家乱成一团?铜钱只要有机会都有人私铸,若有节度使能掌握铜矿,就有了造反的本钱,大家看的是铜、银、金的纯度,怎么会要如此薄薄一张纸?

不管如何,入乡随俗,他默默记住女人付了多少张钱,颜色如何,哪个地方行走都离不开钱,这个道理他是懂的。钱多会惹祸,如蜀国,如南唐,但李煜当年若是多带了些钱走,估计后来他和义父的谋划也不会这么顺利。总之,有钱能使鬼推磨,这一点亘古不变。

吃喝过后司机就吆喝着众人上车,各自找到原来的铺位躺好,车子又飞驰起来。夜空中繁星点点,车道两边华灯璀璨,铁皮车前面均亮起了两个硕大的灯,能照出几十丈远,且路上情景均清晰可见,犹如白昼。一辆一辆车,连成了一条流光溢彩的长河。

他准备修炼,可车子在飞速跑动,他因为经脉不通,车内气息又混杂不堪,不能摄取外界本来就很难捕捉到的灵气,于是也就无法进行修炼。车内有人在看手机,有人在打呼噜,旁边的女人睡得昏天暗地,貌似这个女人从来没有耽搁过睡觉啊,他不由苦笑。没有修炼之前,他每天只用睡两个时辰,修炼后基本就没有睡过,都是在夜间不停息地修炼,修炼会让他第二天精力充沛,只可惜这样勤勉地修行,还是不能筑基。

闲着也是闲着,车外夜色看久了也就失去了兴趣,他没有拿江苾萃的手机,而是在他另一边熟睡男子的身边,轻轻把手机拿了过来,学着江苾萃的方法把手机打开。这是一个触摸屏手机,要庆幸此时指纹锁还不流行,对方也没有设开机密码,所以他进行得很顺利,一个个图标点开看看,大概了解一下都是些是些什么东西,比较惨的是他点开了酷狗音乐的图标,随意点开一个歌,瞬间响起的声音吓了他一大跳,赶紧塞到毯子下。幸亏手机大概被设置了音量降低,才没有把旁边两人给惊醒。

偷偷摸摸折腾了半天,手机报警了,说电量低,徐念之从江苾萃的屏幕上见过,于是他关上手机,把它轻轻地塞回到男子的身边。从他前面女子的枕头下,又掏出一个。才到下半夜,他已经把那女子的手机也弄到没有电了,这才安心缩到毯子里睡好。

凌晨,车子进了城。这个城市较之原来的小镇来说,才是庞然大物。各种道路穿插甚至架空在空中,如飘带在城市里飞舞,曲折蜿蜒,四通八达,其上上下下全部都是铁皮车在奔跑。而有些地段人铁皮车则彼此间挤挤挨挨,甚至都只能慢慢移动,滴滴的鸣笛声不绝于耳,道路边高楼大厦,直冲云霄,如巨人挺立,如需要仰头才能望到顶,全部用水晶镶嵌四周,让人望而生畏。而他们经过一座大桥,如巨龙跨越几里宽的江面,上面铁索牵扯,似无数钢铁长臂将大桥从水面拉起,雄伟壮观。江面有数条铁船在穿行,只是不知为何铁船能浮于水面之上,无帆亦无纤夫,大概也是靠油拉动如此巨大铁船吧,只是以前漕运最是繁华,且越是战事频繁,水路越是拥挤不堪,这里反而远不及陆路交通之繁茂,大概是因为汽车功能太过强大罢。

车子终于停到车站,睡眼惺忪的众人从车上陆续下来,此车站较之在县城里的车站,又大有不同,各种通道让人眼花缭乱,人潮如洪流四处流动,却又井然有序,虽人声嘈杂,却也没有喝骂争吵之声。有衙门的人戴着圆形大帽子,四处站着巡视,让他想起了金陵城的元宵节,牛车马车轿子堵塞各路,各家的车夫轿夫彼此吆喝对骂,男女在街边挤挤挨挨,孩童在各处嬉戏冲撞……

徐念之帮江苾萃背起了她那个硕大的背包,开始江苾萃还不愿意,后来看他貌似轻松,自己又实在是难得背,就没有再坚持。她带着他七拐八拐,上了另外一辆中等大的客运汽车,上去的时候投入几个钱币到一个箱子里,然后就牵着他找了位子坐下。这种钱币和纸币大为不同,银光闪闪十分可爱,徐念之打算以后要弄到这种钱币,看上去靠谱很多。奇怪的是有些人上车却不用放钱币,只把手在箱子上晃了一下,听到箱子发出“滴”的声音,就直接找位子坐了。

徐念之当然是一直保持他的冰冻脸,继续装傻充愣,只管紧紧跟着江苾萃,只是每看到奇异之处,就默默记在心里。车子在路边时常停住,有人站在路边等,然后上上下下,到了某地,江苾萃拉拉他,要他准备下车。路边有一台阶,上方有顶遮风避雨用,还设有长椅,均用精钢打造,正是让人等车上下车之处,规范奢华。

下车后江苾萃带着他拐入路边一个小一点的街道,通过一个门房,进了一个围墙围着的院子,就到了一大概三十层高的楼房前。进了高楼,楼下有一门厅,两边各有几个钢门,在一个门边按下机关,便有异国字在门上跳动显示,徐念之已经在手机上见过,知道是计数的方法,不一会数字停止不动,钢门自动打开了,里面是一间四面钢铁的小房子,空无一人,江苾萃带他走进去。门又徐徐关上,明显感觉到小房子开始缓缓上升,想来原理和城楼上用铁葫芦吊吊篮的原理一般,只是此楼如此高,上方是什么在拉动此钢铁房子?

一会儿到了二十五楼,江苾萃走进过道。这是她在医院旁边租的一间公寓房,麻雀虽小,但厨房厕所还是都有,比和其他人混住一起强很多的。最好的是交通便利相比较其他地方安全,她要倒班,如果去当地人的出租屋里去挤,单独一个女孩出问题就不堪设想。这间小公寓算是她对自己最大的投资了。

猜你喜欢

  1. 都市小说
  2. 玄幻小说
  3. 言情小说
  4. 灵异小说
  5. 热门作者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