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玄幻 > 酒鬼战神

更新时间:2021-05-02 19:21:06

酒鬼战神 连载中

酒鬼战神

来源:落初 作者:秦楼满座 分类:玄幻 主角:秦神皇 人气:

这次给书友们带来秦楼满座原创的玄幻小说《酒鬼战神》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,秦神皇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,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!精彩内容:我只是个小酒鬼,而且好吃懒做。我只想开一家酒楼,最多再娶一个漂亮老婆。为什么老是有人要跟我过不去?难道是我长得太帅了?还是我隐藏的魅力被人发现了?在我还有耐心跟你们讲道理的时候,最好都识相点,不然的话......唉,真是麻烦!新浪微博——TC陈老师

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秦满楼平生仅有两大爱好,一是酒,二是热闹。而他此生也仅有两大本事,一还是酒,二则是嘴。

酒,即酒量。

嘴,即嘴量。

酒量易懂,何为嘴量?

花甜蜜嘴、强唇劣嘴、花马吊嘴、伶牙利嘴,此等功夫若由少年施展,其威力必定不可估量。吵架?于少年言,不过开胃小菜尔。

族中大比精彩连连,却难以勾起少年丝毫兴致。倒是秦许两位家主的嘴上较量,着实令少年不肯挪步,欲耳闻至终。所以不知不觉间,少年从后排偷酒喝的有利位置硬生生往前钻,直挤到最前一排方才停止。旁人以为他是来替场上弟子加油,哪里能猜到他真正想为何人助威。

“糟糕,爷爷居然落了下风。”眼见家住秦怀博被气得无言以对,少年不禁心焦起来。

可着急归着急,就算愿为爷爷分忧,他也是无从下手。吵架轮不到他,打架,则更属天方夜谭。

“唉,这下完......”最后一字尚未出口,少年便觉身后有人猛推了自己一把。其力道之大,竟直接将他推出人群,独独鹤立于台前,刚好一上一下地跟许家公子对视个正着。

顿时,演武场内一片寂静。

身陷尴尬,少年愣在原地不敢动弹,瞪大双眼不知如何是好。

“咦?”所有人见此情景皆是一声惊疑,显然没想到局势变化如此之快。

“哈哈,好,果然英雄出少年!秦家主,既然有人站出来了,那么比武是否马上开始?”最先反应过来的许彦成趁势道。

机会来了!许彦成心道,没想到最后成全自己的人,竟会是一个自不量力的少年。

“......”秦怀博没有说话,只皱着眉头深深注视少年。

“......了。”少年恍若隔世,许久才将最后一字吐露出来。只不过情势瞬间颠倒,刚才那句“完了”是指别人,现在嘛......自己是真的完了。

“满楼不可胡闹,速速退下!”秦风也算机敏,赶忙挽救道,“无知少年不懂世事,搅扰了比武,我这就赶他回去。”

此刻,鄙夷和幸灾乐祸的人虽然不少,但是担心少年的仅有两个。秦月不便开口,唯秦风有资格为少年开脱。

“哎,秦风兄此言差矣。许某倒觉得这孩子懂事得很,年纪轻轻却已知替长辈分忧,实在难得。反正秦府其他高足不愿出战,我看不如就让此子与小儿较量一番吧!”许彦成抓住机会不肯相让。

“可......”秦风还想再辩,却被秦怀博阻拦。

“够了,秦家男儿岂能出尔反尔?他主动站出来,就是已经做好了承担后果的准备。”秦怀博严肃道。

“父亲!”秦风清楚,让少年去跟许家公子比武,简直与送死无异。

“不必多言。”秦怀博坚决道。

“秦风兄放心,比武乃是点到即止,绝不会伤人Xing命。”许彦成看了自家孩儿一眼,随即不怀好意地笑道。

许家公子会意,轻轻一跃跳上擂台,冲少年拱手作揖道:“请赐教。”

“呃......”少年稍一犹豫,便又觉一股力量自腰间传出。若非周围再无旁人,恐怕他还会认为自己是被人陷害了。

“满楼哥哥!”看着踉踉跄跄像是被人推上台去的少年,秦月的心早已悬在半空。

“唉,这下完了。”从始至终,懵懂少年都不明白自己是怎么跑上台的。

不过,擂台双方均已站定,看来这场比武不打是不行了。

可......怎么打?

除了挨打,少年想不出其它和“打”字有关的词。所以,挨打便挨打吧,谁叫他连自己的双腿都管不住的。

正所谓,化悲痛为力量,化力量为酒量。又有古人云,酒壮怂人胆。壮壮胆,也许挨打就没那么疼了。

想到这,少年立刻解下腰间的酒葫芦,结结实实地痛饮了几大口。暖流下肚,顿觉身体舒畅。

快活似神仙的少年天不怕地不怕,抹抹嘴借着酒劲大喊道:“打就打,谁怕谁!”

......

“呼......好难受啊,心就像快要炸开一样。”懵懂少年不断喘着粗气,身体发烫的感觉愈发强烈。

尚未交战,他已是痛苦万分。虽事发突然且原因不明,但观其神情倒不似作假。

“嗯?”许家公子察觉情况有异,却不知问题出在何处。

前后不过片刻,期间只饮了几口酒,对方这一副满头大汗体力衰竭的模样究竟是何缘故?

莫非其中有诈?凭许家公子的聪明才智,也着实猜不出少年葫芦里卖的什么药。

“比试已经开始,可以动手了。”许彦成见自家孩儿迟迟没有行动,心下不满之余有意提醒道。

许家公子回过神来后暗骂自己愚蠢至极,他明明知道燕平城内唯秦天堪与自己比肩,却还因为一个毛头小子的异样举动而疑神疑鬼,实在不该。不得不承认,平日里养成的谨慎习惯,致使他有些草木皆兵。

“装神弄鬼。”许家公子轻蔑一笑,悠然道:“看招。”

微微抬手,掌劲如风。

依旧头晕目眩的少年似乎根本没看到对方出招。当然,即使他看到,以其此刻晃晃悠悠的步伐,也很难闪躲。

正如人们事前所料,一个愿打一个愿挨,毫无悬念。少年理所应当地倒飞而出,重重摔在台上不知伤势如何。

“啊!”疾呼发自两处,一个是少年中招后的闷哼,另一个则是少年中招后少女的尖叫。

这一刻,伤在少年身,痛在少女心。

果然是个废物!

心中虽早有评价,但对于这种不自量力的人,大家更觉不能容忍。一时间,指责谩骂声此起彼伏,不少秦家同宗赫然也在其列。

台上简简单单的一个回合,使得台下情绪刹那陷入两极。部分尚知羞耻的秦家人面色阴沉,不怀好意的许家父子则是冷笑连连。

由局面观之,少年老老实实趴在地上认输则已,倘若硬要勉强爬起来,那么秦家的奇耻大辱,就依然没有结束。

猜你喜欢

  1. 都市小说
  2. 玄幻小说
  3. 言情小说
  4. 灵异小说
  5. 热门作者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