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言情 > 凤君求嫁

更新时间:2022-06-23 12:34:29

凤君求嫁 连载中

凤君求嫁

来源:落初 作者:无妖不欢 分类:言情 主角:凤焱梅雪 人气:

独家完整版小说《凤君求嫁》是无妖不欢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,本小说的主角凤焱梅雪,书中主要讲述了:凤君不小心着了那个丑女人的道,失了清白,还生了崽……都这样了,这个丑女人还不想负责任!!世上哪有这样便宜的事?难不成当他这只火凤凰是火鸡么?哼!丑八怪,咱们走着瞧……作者菌:我只是想写个软萌、傲娇的小兽兽男主……复仇不是认真的,虐~我也不是认真!复杂的阴谋诡计,尔虞我诈,我……我真的只是不小心啦!

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也不知道事情究竟是怎么开始的,怎么就让整个东方大陆,进入到了一个九族混战的时代。从神族到魔族,从人族到鬼族,三千年来,绝无幸免!

“哒哒”的马蹄捅破寂静的黑夜,远处一辆飞驰的马车,载着一对母女,慌不择路的闯入了沧海云梦的禁山。

“夫人,我们迷路了,前面已经无路可走。”驾车的是一名年轻的小将。

怀里抱着一个四岁多的女娃,夫人望着身后紧追不舍的黑衣人道:“走,我们弃车,只要能在密林里躲过一晚,明天,明天夫君一定会来接我们的。”

现在也只能如此了,年轻小将军伸手抱过孩子,刚想去扶夫人,不料却从身后射来一支羽箭,正中夫人肩头。

“夫人……”

“娘亲!”

夫人闷哼一声,捂着肩膀,直摆手:“走,快走,我没事。”

眼看黑衣人离得越来越近,没有时间废话,年轻的小将一手抱着孩子,一手搀扶起夫人,朝着密林深处亡命而逃。

“抓住她们,宁死不纵!”茂密的树林同样阻隔了黑衣人的路,他们只能弃马步行。

可即便如此,一个重伤的妇人如何跑的过身强力壮的黑衣人。伸手抚摸着女孩的脸,夫人咬着牙,从脖子上取下一条血红色的项链:“灵儿,这是你外祖父留下的东西,如今母亲给了你,答应母亲,你定会好好保管。”

女孩并不懂母亲的意思,只乖巧的点头:“好,母亲,灵儿记住了。”

夫人忍不住流下泪来,依依不舍的在叶洛灵的脸颊上亲了又亲:“灵儿乖,灵儿一定要好好长大,平平安安,快快乐乐的过一辈子!”

“娘亲……”

“夫人,你?!”

夫人眼神热切,不由分说推了那小将军一把:“柱国公只此一女,请小将军务必保全她性命。我受了伤,跑不掉的,你快走,带着小姐快走。”

说完此话,夫人毅然决然的跑向了树林另外一边,猩红的血,精致的华衣,足以诱导追兵的视线。

“夫人……”小将军不似怀中孩童,他当然明白夫人一心求死,保全自己女儿的决心。

小将军含泪抱着孩子逃跑,心里只有一个念头:保住小姐性命,一定要保住小姐性命。

沧海云梦是魔道祖师的修炼地,这里魔修云集,绝不是普通人该来的地方。

噪杂的呼喝声惊醒了魔潭深渊里的黑蛟:“什么人胆敢擅闯沧海云梦!”如洪的声量响彻山林。

一声龙啸带着水声,整个禁地突然变的静默!年轻的小将军任由自己耳孔溢血,却死死捂住小姐的耳朵。连呼吸都不敢大声——是黑蛟,惹怒他,可比被黑衣人追杀可怕百倍。

比暗夜更黑的是黑蛟庞大的身躯,离了魔潭深渊,他蜿蜒的身体,遮云闭月……

“啊……饶命!”远处传来震人耳馈的凄惨叫喊声。

心里担忧着夫人,年轻的小将军朝着惨叫声,蹑手蹑脚的走过去。稀落的月光斑驳的照映在眼前,夫人身中数刀,已经倒在了血泊中。而这一群凶手,谁也没能逃过黑蛟的惩罚……无一生还!

“娘亲!”叶洛灵发现了母亲,大喊一声,从小将军的怀里挣脱了出来。

“小姐!”年轻的小将军吓得不轻,可使命在肩,哪里容得他退缩,一个飞扑,紧紧把叶洛灵圈入怀中。

“擅入沧海云梦者——死!”黑蛟龙尾摆动,一爪子拍了过去。

小将军吐出一口鲜血,倒在地上,再也不能动弹……沧海云梦的禁山,恢复了死一般的沉寂。

夜色渐渐褪去,旭日东升,整个沧海云梦金风日暖。黑蛟慢慢蜕变,化作人形,从闭关的魔潭深渊里爬了出来。

昨夜……似乎有人擅闯禁地。

缓缓踱步,墨祁走进密林,充满血腥气味的现场,一片狼藉。

“嘤嘤……”从死尸身下传来一阵小孩的哭声。

竟然还有活口?!

墨祁翻开那名年轻的将军,一个漂亮的女娃映入眼帘,粉雕玉琢,眉眼如画,精致的女娃娃睁大了惊恐的眼睛,紧咬了双唇。

墨祁有一瞬的失神,她那双眼睛似曾相识!

看到一身黑袍,冷气逼人的墨祁靠近,叶洛灵害怕的瑟瑟发抖,如同一只失去庇佑的小兽。

“别怕,孩子,一切都过去了,我不会伤害你。”墨祁试着对小女孩展露出他上千年不曾展露过的微笑。

许是受到微笑的蛊惑,也许是因为她没有能力反抗……墨祁顺利的把她抱入怀中。

“跟师傅回沧海云梦,以后都不会有人敢再欺负你。”墨祁的声线是从未有过的温柔。

他是墨祁,神龙之子,堕入魔道的黑蛟。在一千年前,神族覆灭之后,他选择了沧海云梦山,做了这魔道的祖师。

未经打磨的石条,铺成了八千阶的步梯,树荫遮蔽的路面,爬满了石衣。叶洛灵牵着墨祁的衣襟,一步一步,不哭也不闹,走的累了也不休息。

心里记得墨祁说的:“要拜师就得自己走完这八千阶石梯,拜师以后,就再也不会有人敢欺负她,长大了,她还可以为娘报仇……”

叶洛灵不知道走了多久,只知道太阳升起来,又落下去,只知道小脚板已经起泡……破开……流血,只知道每迈出一步都万分艰难,每一次抬脚都会浑身打颤。

不过,一仰头就可以看见,那个跟爹爹一样好看的人。那个人以后会做她师傅,那个人微微带笑的眼睛里,写满了疼惜和鼓励,就像她逝去的娘亲。就这样一直看着那个人,叶洛灵觉得,这八千阶石梯,也不那么艰难了。

“祖师……祖师”远远看见墨祁牵着叶洛灵回来,沿途的弟子们分列两边,垂手行礼。眼睛却忍不住的瞟向那个小小的女孩。

“好小的孩子,祖师哪儿带回来这么精致的女娃娃。”

“这个女孩是什么人,怎么被祖师牵回来了。”

“不知道,不过我看见这孩子是自己一步一步爬上拜师台的,八千阶的石梯……哇,好厉害!”

在墨祁的帮助下,叶洛灵终于走完这八千阶石梯。而此时,有人擂响了拜师台上的魔鼓,叶洛灵独自站在沧海云梦的拜师台上。也不知是累极了腿软,还是因为被惊雷般的魔鼓吓着,叶洛灵面色苍白,跌跪下来。

拜师礼的三个头还没磕,墨祁已经皱眉:“这个拜师仪式怎地弄的这般复杂。”

听到鼓声急忙赶过来的黑崖脸一沉,心中暗道:拜师仪式复杂吗?那还不是您定的……

心里抱怨,嘴巴上可不敢说,恭敬的站在一旁,规规矩矩行礼:“恭喜师傅您老人家出关。”

墨祁“嗯”了一声,指着叶洛灵道:“这是你小师妹。”

黑崖嘀咕:“是够小的,呵呵小师妹。”

黑崖的嘀咕声墨祁只得不曾听到。眼睛只看到拜师台上的小小身影。

前一秒钟还面无表情端坐在尊位上的墨祁,下一秒……已经……朝拜师台而去。

呃……只磕了一个头,叶洛灵便晕了过去,倒在拜师台。

相关内容推荐:

猜你喜欢

  1. 都市小说
  2. 玄幻小说
  3. 言情小说
  4. 灵异小说
  5. 热门作者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