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言情 > 韶华殇:嫡女不是人

更新时间:2022-04-02 06:36:11

韶华殇:嫡女不是人 已完结

韶华殇:嫡女不是人

来源:落初 作者:一念流纱 分类:言情 主角:霄宫 人气:

这次给书友们带来一念流纱原创的言情小说《韶华殇:嫡女不是人》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,霄宫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,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!精彩内容:伫立在神魔之间的霄宫一夕被屠,她是最小的弟子长歌,深得师父宠爱。师父重伤之际为她杀出一条血路,让她逃出霄宫。身受重伤为躲避九重天阙众神搜捕,不得已附在同样遭受陷害将死的丞相嫡女独孤瑶身上,谁知躲过了天劫没躲过人劫,独孤瑶生死一线她竟然出不来了?!眼看马车坠入悬崖,幸得孟元煦相救,还在孟元煦的诱导之下答应了他提出的以身相许。她被困在丞相嫡女独孤瑶的身体里,又平白成了与太子孟元煦有婚约的女人,从霄宫到人间,斗二娘,战王后,争嫡女,辩群雄,诛叛徒,夺霄宫...她的日子可是一点都不清闲。

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“干嘛去?”

前脚一跨出房间的大门,立刻就发现了武承彦和武承耀这两个舅舅就坐在我院子外面,喝着小酒下着棋。

武承耀饶有意味地向武承彦挑了一眼,似乎是在炫耀他的猜测印证了。才接着说,“瑶儿啊,不过才分开一会儿的功夫,怎么这就急着要去找了?”

“哪有。”这都能被抓现行,我也是真没了脾气。还想着去找元煦商量,接下来该怎么办呢,可现在我总不能转个身就回去吧,搓了搓手朝着这两位舅舅走了过去。“大舅舅二舅舅好雅兴啊,天色都这么晚了,怎么还在院子外下棋呢。”

“哪有什么雅兴啊,你二舅舅非要跟我打赌而已。”武承彦道。

“赌什么?”我有些好奇。

武承耀无奈轻笑,“赌你几时忍不住了,要偷偷去会那孟太子。”

说罢,他两人笑了起来。

“其实,我也不是要去看元煦的。”到了这会儿,感觉怎么解释都解释不通了。

“哦?不是去看孟太子,难道是想来看看我们两个舅舅喽?”武承耀故意逗我。

我憋得说不出话来。

“二弟。”武承彦毕竟是老大,这会儿见我窘迫才终于出声制止,“不过瑶儿,你就算现在过去,也未必见得到太子。你外公正拉着太子在书房里说话呢!”

怎么会这样?

“哎呀,你们怎么这样啊,我真的不是要去见元煦的。”事到如今只能死撑着了,赖到了两个人的棋局边上,“我就是听着有动静,出来瞧瞧而已。”

武承彦将手中棋子放下,“怎么?住不惯吗?”

“不是不是。”我只是无意找的借口,竟不想被他们当真了,还以为我是因为换了环境睡不着才会出来的。“只是,只是很意外,大舅舅二舅舅,还有外公都对我这么好……”

来的路上我还在想,他们会不会也像独孤瑶的那二娘一样,不肯接纳我这个假扮的独孤家大小姐呢。为此担心了一路,没想到这么容易就骗取了他们的信任,还真的有点过意不去呢。或许是因为元煦是太子吧,太子亲自救了独孤家的大小姐,谁会起疑呢?

武承彦伸手摸了摸我的头,“你这丫头怎竟说些外话。”

“大哥,我看她呀是被那刁妇给欺负坏了。”武承耀一提起独孤家的那位二娘,气就不打一处来,“当初装得可怜兮兮,自打她生下儿子之后,那独孤家哪还有咱们瑶儿的地位。”

“别再提那个恶毒女人了。”武承彦也气,但更多的是心疼他外甥女,“瑶儿,你放心吧,这且算是回到家了,不说你外公绝不会饶了他们,你这还有三个舅舅当靠山呢,从此以后还怕他们做什么。”

“嗯。”我重重点了下头,然而还是心虚的。

“父亲,二叔。”刚好武文杰过来了。

“怎么?”武承彦侧身去问。

“爷爷和太子殿下在书房里聊起了昔日的事,恐怕这一时半会儿是说不完了。”武文杰自嘲,虽是答武承彦的话,但更像是与我说的,“我实在跟不上他们,便溜了出来。表妹,前面的荷花开得正好,你想不想去看看?”

武承耀抬起头来,“文杰说的对啊,瑶儿,你都睡一下午了,随着文杰四处转转吧。”

武承彦显然与他低眉示意,武承耀不为所动,还说着,“去吧去吧,你们两个小孩守在这旁边,我们这棋也下不好了。”

“走吧,表妹。”武文杰盛情相邀。

“嗯……那就去看看吧。”我实在想不到更好的办法拒绝了,就跟着他一起往旁边转转。

未走远的时候,便还能听到武承彦对武承耀说,“你说你,你明知瑶儿同太子是怎么回事,还把文杰推出去。”

武承耀倒不是很在意,“那有什么的嘛,这太子虽好,也未必有文杰好。这文杰可是咱们看着长大的,兴许瑶儿变了主意呢……”

真是有够不正经的。

这武承彦看起来拘谨稳重,但是心思很细腻;而武承耀豪气云生不拘小节,但也很会照顾人。我现在还真的是有些期待,想要看看那传说中的三舅舅是怎么样的了。

“这府邸好大啊。”我惊叹道,寰庭水榭,从主厅出来,这零零碎碎的一个个院子,仿佛是散落在这悠谧的孤岛之上,但是一个院子和一个院子有竹林小路相连,听得到潺潺流水,嗅得到花香草香,实在惬意。“乍一看好像有些凌乱,并非按照固定的顺序建造的,可是又觉得,好像不是凌乱,还有什么玄机一般。”

武文杰很是得意,他今夜换去了锦服,只是身着一件素灰长衫,双手背在了身后。“这园子的设计原本就是爷爷弄的,听闻当年,爷爷曾得到一件前秦至宝,叫璇玑图,后来偶破天机得此灵感,所以建成了这园子。”

“那这园子岂不是要叫璇玑园了?”我说笑着。

“不,”武文杰抬头望月,“外公说,这个园子叫辞影。”

“辞影?”这又是什么意思,这人也真奇怪,依着璇玑图得建的的园子,不叫璇玑园,竟叫什么辞影。

“你住的院子叫流纱,听我父亲说,当年是留给姑姑的地方。”武文杰指着与流纱相迎的对面,却又好似无路可直通的一处,“那是浮影,是三叔的院子。浮影往前,是忘川,也就是二叔的院子。忘川尽头就是厢房,留给客人居住的院子,今天起太子殿下便会住在那里。我和父亲住在黎吾,就是你那院子再往外走的那一处。”

这地方也太奇怪了,比起霄宫还有兜兜绕绕的。“可是,通过每一个院子前的小路就这一条,又不能直通到其他地方,总不会是如果想去其他的地方也要绕这么一圈吧。”

“自然不是,你若多在园子里住上些时日,便会发觉,这院与院相连的小路,是每个时辰都会变的,也许这会,流纱能通忘川,说不定下个时辰就只能到浮影了。”

“咦?这样好像很有意思啊。”我从未听过还能有这样的,“可是这路,难道自己就会变了吗?”

“傻丫头,路就在脚底下,怎么能便呢?”武文杰卖了个关子,“不过剩下的这些,还是要你自己慢慢去发现才更有意思。”

说到一半就不说了?真没劲。

不过瞧着这当下没人,这个武文杰好像对我还比较坦诚的,“表哥,你从小就在这里长大的吗?你对这里真的好熟悉啊。”

“这是自然,我还记得小时候,外公辞官带着我们回到了凤归城,大概用了一年多将辞影建了起来。你不记得了吗?这都是在你出生之后的事啊。”武文杰说的这些,果然都是我作为独孤瑶该知道的吗?

不过幸好,现在只有我们,“我记得不是很清楚了,只觉得这里并不是很熟悉似的。”

“不记得也好。”武文杰不是很在意,倒感觉很是庆幸我忘记了什么一样,随后他对上了我的目光,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,“噢,表妹别介意,表哥并不是有意提起的。”

“到底什么啊?”看这样子,我就越想要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武文杰叹了口气,“嗨,都怪我,不过你现在也大了,这些你早晚都要知道的。”又说,“你可记得当年姑姑生下你之后,外公便辞官归隐了吗?你出世时,我和外公还去看过你呢,后来我们就来到了凤归城……”

也就一年多的时间,武大人将璇玑图破解,得到灵感在此处建造了这个名为辞影的园子。独孤瑶的生母思念此地的父亲和兄长,便带着年幼的独孤瑶回来探亲。

可谁知道,路上发生了意外。

武文杰还在滔滔不绝的讲述着当年的事,“听闻你们在山路上出了事,我便跟着父亲和两位叔叔一起赶过去,这才知道你们是遇上了山贼。不过幸好被过路的一位道长救下了,姑姑却因受惊旧疾发作,被接回来后没几日便过去了……”

过去了,死了?我只记得听说过,这独孤瑶的亲娘是病死的,没想到却是这么病死的。等于说是她发病的时候,这年幼的独孤瑶就在身边,也难怪武文杰会说那样的话了。

“对了,你可还记得那位道长吗?”武文杰见我低头不说话,竟以为我沉浸在伤痛的回忆中了,便急着岔开话题。“说来也巧,那位道长抱着你的时候,你便一直睡着,很是安稳。直到他将你交到三叔手上,才说了句:日后我的徒儿会与这孩子有段渊源,所以今日相救实乃缘分。”

徒儿?!孩子!

我胸口憋闷得厉害,猛地想到了什么,但这一时间也不敢肯定。

是师父吗?

会是……师父吗?“表哥,你可还记得那是多少年前的事?!”

我一把拉着武文杰急切地问。

武文杰一惊,但顾不得多想,“嗯,大概是十五年前吧,那是你才两岁……”

十五年前?我记得,我记得当年确有此事,我找遍了整个霄宫都不见师父。后来,师父从山外回来的,还很神秘地告诉我,他去见了我的有缘人……

难道那时候,师父就知道十五年后,霄宫惨遭灭门?他知道我会逃出来,然后附在这个将死的女孩身上吗?

不,不会的吧,如果师父一早就知道霄宫有难,怎还会中了那奸计。

可是以师父的修为,即便是十五年前的相遇,他一定能看出来这独孤瑶的宿命如何,会在哪个年头上陨了命的。徒儿,他说的徒儿,应该就是我。

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难道我会附在这独孤瑶的身上,并不是巧合?

师父,你到底瞒了我什么。

猜你喜欢

  1. 都市小说
  2. 玄幻小说
  3. 言情小说
  4. 灵异小说
  5. 热门作者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