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言情 > 无敌七相公:相公太坏谁之过

更新时间:2021-04-16 20:40:36

无敌七相公:相公太坏谁之过 已完结

无敌七相公:相公太坏谁之过

来源:落初 作者:皇焱儿 分类:言情 主角:富古董 人气:

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《无敌七相公:相公太坏谁之过》的小说,是作者皇焱儿创作的言情小说,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,比较不错,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。本书主要讲的是:一二三四五六七,阎王送来七美男,美男都要做相公,扑通扑通都扑倒。等等!这是什么情况?她虽是被阎王报复提早折了寿,但也无需这么补偿她!美男们都很爱她,于是乎,她就恭敬不如从命,帅哥们,我来啦!

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焱儿身子一震,本能想要从这怀抱里挣脱出来,然,当她看到言裴墨那冷漠高傲的面容时,心底一寒,小小的身子更紧的靠在言裴轩怀中。

“怎么了,焱儿,不舍得九哥吧。”觉察到焱儿的变化,言裴轩转而温柔的看着她,搁在焱儿后背的大手竟不由自主的游移在她身上。

天!他是疯了吗?怎么对自己的亲妹妹有了感觉?

“呵……九哥可是皇上啊,那么多的女子挂念着九哥呢,焱儿可不敢舍不得九哥。”焱儿俏皮一笑,谅在言裴轩面前,该死的言裴墨也不敢动手。

“傻焱儿,只要你开口,九哥是舍不得你不在九哥身边的。”言裴轩心情大好的触摸焱儿面颊,触手的温暖让他的心,倏地慌了一下。

“不要不要,焱儿还是跟三哥住在一起的好。三哥可比九哥会照顾人啊!”最后四个字焱儿是咬着牙根说的,一双明媚的眸子毫无惧色的迎上言裴墨难看的脸色。

“焱儿,你这么说,九哥可不高兴了。”言裴轩皱了下眉头,佯装愠怒。

“九哥不高兴就不高兴吧,反正这后宫想要哄着九哥高兴的人多了,是不是啊!”焱儿又甜甜的一笑,撅着嘴巴的可爱样子让言裴墨止不住开怀大笑。

一直站在一旁默不作声的言裴墨倏地握紧了拳头,一双冷冽阴寒的眸子紧盯着在言裴轩怀中巧笑嫣然的焱儿,心底的怒火,随时会被点燃。

“真是个鬼丫头。”言裴轩刮了一下焱儿鼻子,指尖不小心碰触到焱儿粉嫩的唇瓣,触手的温柔湿润让他很想俯身一亲芳泽。

然,这是他的亲妹妹,不是吗?

“焱儿,我们该走了。”言裴墨没有温度的声音响起,大手一伸,强行将焱儿从言裴轩怀里拽了出来。

他的大手占有Xing的将焱儿揽在怀中,修长的手指报复Xing的捏在焱儿烙印的肩头,当看到焱儿柳眉纠结的痛苦样子时,他的心底,竟也无端痛了一下。

焱儿咬着唇,不让自己痛呼出声,额头渗出细细密密的汗珠,她咬牙坚强的擦去,旋即,对言裴轩绽放一个迷人的笑容,“九哥,你要常来看焱儿,知道吗?”

“恩?好的。”焱儿瞬间苍白的面容让言裴轩心底一阵,旋即,他重重点了点头。

言裴墨听了焱儿的话,大手重重的在焱儿腰上捏了一下,焱儿忍住跳起来的冲动,唇际扬起一抹嘲讽的笑意。

“九哥,你这个皇宫里有好多咬人的东西呢?”焱儿故作无辜的看着言裴轩。

“什么?”言裴轩不明白焱儿的意思,奇怪的看着她。

“我刚刚跟你说话的时候好像就被这里的蚊子在腰上咬了一口呢。”焱儿说着,眸光淡淡的瞥了言裴墨一眼,但见他脸色铁青,放在焱儿腰侧的大手倏地离开。

“蚊子?这个皇宫每天都用上等的熏香熏蒸三遍防止蚊子,怎么会有呢?”言裴轩将言裴墨刚才的反应和表情隐在眼底,登时明了焱儿的意图,跟她一唱一和起来。

“就是有就是有嘛。”焱儿不依的跺着脚。

“可是蚊子怎么能咬破你的衣服呢?九哥看来应该是什么更大的动物吧。”言裴轩说着笑了笑,那笑有明显的不怀好意。

“怎么不是蚊子呢!不是只有疯狗才会咬破衣服的,大一点的蚊子也能的。”焱儿认真的跟言裴轩解释,一旁的言裴墨双拳紧握,呼吸急促,已经到了发怒的边缘。

死丫头!竟敢拿他和疯狗相提并论!她是活腻了是不是?

言裴墨的大手再次搭上焱儿肩头,触手的柔弱却得不到他的怜惜,大手蓦然用力,残忍的摧残着焱儿受伤的地方。

“嗯……三哥,我们走吧。”知道言裴墨已经到了发怒的边缘,焱儿忍痛见好就收,虽然言裴轩对她很好,但还不足以到处处袒护她的地步。他是个很好的靠山,只不过现在还不能让她运用自如。

要想摆脱言裴墨,她还有很多路要走。

“焱儿,不跟九哥多说说话了吗?”言裴轩唇际弯起,看向焱儿的眼神中,温润若水。这个第一次见面的妹妹就这么走了,他的心,好像丢了什么似的。

“九哥,你记得常来看我……啊。”焱儿话没说完,言裴墨的手再度用力,她惊呼一声,终是没有忍住痛呼出声。

“焱儿,我们该走了。”言裴墨满意的看着焱儿的表情,伸手,扯起她的手腕。

“皇上,臣带焱儿回王府了。”言裴墨不给焱儿说话的机会,拉起她飞快的往外走。

言裴轩看着二人离去的背影,眼底的阴霾涌了上来。言裴墨似乎不把他这个皇帝放在眼里啊!就连一个妹妹都要跟他抢?何况是大梁国的江山了!

看来,他也无需跟他讲兄弟情义了。

回王府的马车上,焱儿的肩头一直放着言裴墨的大手。

那双骨节分明的大手时而用力,时而轻柔,总在焱儿以为他要松手之际,用力的捏上一下,在她精神放松的时候给她致命一击,让她痛的浑身冒冷汗,这种折磨精神的法子也就只有这个变态言裴墨想的出来。

“你要么杀了我,不要用这些下三滥的手段折磨我!”焱儿抬头迎上言裴墨的眸子,大大的眼睛闪着倔强的神采。

“怎么?承受不住了?本王还以为你睡了一夜的柴房会懂得变乖,却还是这么的不懂事。”言裴墨冷哼一声,继而用力捏了一下焱儿的肩头。

焱儿身上的翠绿流苏叠纱裙已经染了不少的鲜血,斑斑点点的映衬在翠绿的衣裙上。

“我自然是变乖了,只不过却是知道自己如今的身份不是那么容易就被人整死的!”焱儿忍住痛,咬牙切齿的开口。

言裴墨一愣,拿下自己的手,刷的一下撕开了焱儿衣衫,肩膀那里是血肉模糊一片,依稀能看到肩头那里有拳头大小的一块红印,此时正往外冒着血水,已经看不清那红印是何图案。

相关内容推荐:

猜你喜欢

  1. 都市小说
  2. 玄幻小说
  3. 言情小说
  4. 灵异小说
  5. 热门作者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